未来城市空间即交互界面:
Sencity用创意科技激发城市善意
2019-05-10

“That whispering old soul in New York.”

 

这是白林松在社交媒体上的自我介绍,可这个27岁体格健美、有点娃娃脸的帅气创业者并非一个真实的“老灵魂”,他所创立的科技公司Sencity也立于智能交互设计领域的前沿。白林松希望通过Sencity打造更以人驱动和宜居的未来城市生活。

白林松(中)和Sencity联合创始人

1.  最初的打开方式是一个垃圾桶

 

这款智能垃圾桶,源于他上大学时的一个灵感。当时他在悉尼街头散步,看到黑夜中的城市被散发着炫酷灯光的建筑群照亮,但近在咫尺的基础设施却一如50年前的模样。白林松突然特别感慨,如果垃圾桶也像建筑群一样亮起来,会怎么样呢?

 

作家安东尼·M.汤森在《智慧城市》中有过这样的解析:“今天的城市,实际上由两个部分构成,物理世界和虚拟世界。城市物理空间和信息世界的互动,为城市的变革创造了新的动力。”

 

白林松从这个不起眼的基础设施中看到了创新机会:让扔垃圾的行为触发回收箱,同时让发出动作的人也获得行为反馈。他最初的想法是把丢垃圾变成一次玩游戏的机会。

 

在澳大利亚,他以每小时15澳币(约合人民币80元)的报酬组了一个主要由当地人组成的团队,用了8个月制作出一台由LED屏幕包围,嵌入了可编程游戏视觉效果的智能交互垃圾桶,名字叫“TetraBIN”。

 

作为一位在创意和工作上的强者和控制者,从编程、取材、工业设计、用户体验设计,乃至LED灯的排点,这款“TetraBIN”可以说是彻头彻尾的白林松制造。

 

为什么是用《俄罗斯方块》类似效果作为承载?白林松认为:首先它是一款游戏,经久不衰,而且它还是人类历史上“反馈感”最好的游戏之一;其次,《俄罗斯方块》作为80后一代人关于童年的意象出现,有天然的熟悉感。他说,这种熟悉感,在行为设计中,具有很强的行为诱导力,降低交互行为的认知门槛。这两点无疑符合当下都市人内心。在白林松看来,人通过内化作用,形成对环境的认知,这种认知伴随终生,这就是俄罗斯方块的意义,“对我来说,它的核心是鼓励下一代拥有一个积极的行为”。

TetraBIN 2014

 2.  “伟大情结”

 

在澳洲读高中时,白林松申请了一门名为“艺术生实验室”的课程,在艺术老师的带领下,他第一次系统地接触到展览和艺术,开始对“带给人体验,改变他人行为”的创作着迷。他把这种着迷称为一种“伟大情结”。“我小时候就觉得人生只有三万多天,唯一有意思的事情就是给别人带来一些影响,如果是积极的影响,那它就很伟大。”

 

那时他就已经非常清楚自己想要什么。在澳洲,白林松住进了一对当地年长夫妇的家庭。这是一次崭新的开始,是这对把他“像儿子一样对待”的老夫妻,将一个中国留学生带入了真正意义上的澳洲社会,他们带他一起参加朋友聚会、社会活动和前往教堂,客观上让他避免了陷入中国留学生在外国习惯性抱团取暖的社交壁垒。“那种感觉很棒,三年的相处经历,让我彻底改变了对自己对周遭事物的看法,眼界越来越开阔和跨越文化。

 

他从小便热衷于计算机,并尝试自己编写程序,还曾在初中时代编写过一个筛选优质QQ号码的脚本程序。“我靠卖QQ号获得了1000元的收入,那时候觉得非常有意思。”在现在的他看来,这是一种想为了证明自己而创作的行为。

 

他带着这个情结到了悉尼大学。这位“都市流浪者”对城市的热衷,让他在城市空间与诱导式行为的课题上步步深入。

 

试着想象一下,当你站在一款TetraBIN垃圾桶前,投入一个喝完的咖啡杯进去,你不仅是在玩一次游戏这么简单,它同时可以反馈给你附近最近的咖啡馆在哪里,或是最近的洗手间在哪里。白林松希望利用垃圾桶打开一场社会实验,改变人们的行为。这无疑是一门面向城市和未来的生意。

TetraBIN

OK,接下来这一步就是投放了!2014年,白林松是第一个带领主创团队参加Vivid Sydney 悉尼灯光音乐节的华人。在这个每年长达3周并有百万人参加的文化、艺术盛典中,白林松作为全球最顶尖的58位设计师获得多方资助与合作,铺设2组原创作品。

 

当这款智能交互垃圾桶作为其中一件作品,第一次出现在悉尼乔治大街上时,确实引起了不小的骚动,比如出现了儿童排队丢垃圾的现象。这个在悉尼风靡的趣味垃圾桶,不仅让这个中国男孩囊括了包括了悉尼设计奖等多个国际奖,他还接到MINI总部和宝马纽约创新空间发出的邀请,希望他能到纽约进一步拓展关于城市交互设计的研究。

TetraBIN

同年,白林松在爱尔兰的都柏林、德国的柏林和芬兰的赫尔辛基分别发表了3篇围绕着“Persuasive Technology”(劝说式科技)的论文。后来又以悉尼大学全校第一的毕业成绩获得了University Medal (大学奖牌)和杰出校友奖牌,同时获得了一等荣誉学位(First Class Honors)。

 

他被邀请去悉尼大学和新南威尔士大学做特聘讲师,后来又在业界参与了多款机内娱乐系统(In-Flight Entertainment System)的研发,也为苹果、皮克斯和美国宇航局的技术团队提供了协作平台的设计与咨询服务。

白林松在悉尼市政厅演讲

3. 城市流浪者

 

 “TetraBIN智能交互回收箱仅仅是一种展现形式,它有它的阶段性使命,我看中的是苔藓精神,让好的体验设计像苔藓一样扩散和覆盖整个城市。”

 

白林松认为他能为未来的城市生活贡献好的创意和设计,“好的创意与好的设计,就像是城市不停发展、不停基因突变过程中好的变异因子”。他的“城市注定要成为一个更个性化、更人性化、通过信息构架出的平台”的观念与MINI对未来城市的构想不谋而合。他辞掉了在澳洲年薪100万人民币的工作,来到了美国纽约,决定大干一场。

白林松在纽约时代广场

白林松和他的核心团队在A/D/O 中充分发挥着多维度办公环境中所提供的从硬件到设计的资源,他的实习生们中午会一起吃饭,一起探索很多与公司业务并不完全相关但会激发团队想象力的创意。

 

白林松一直都说,相比于Urban-X资助的十万美元,极具创意和艺术氛围的互助社群给Sencity带来了更多帮助。Sencity早期在纽约布鲁克林完成了与很多跨行业机构和公司的合作。在项目落地过程中,Urban-X场地驻扎的宝马总部外派的工程师与设计师也会力所能及地提供一些专业意见和辅助。这加速了Sencity团队培养协作能力,也为在纽约项目的质量奠定了一个标准。

 

Sencity就此成立了,它由一群从60后到00后、来自5个不同国家的队友组成。在官方网站上,Sencity的介绍中有一段为:“Providing new outlets for information, entertainment, and experience, Sencity is changing the way we think about responsibility, and imbuing the urban environment with moments of joy.” 这和创始人白林松喜欢反复和同事谈及自己对城市的理解如出一辙:“一个好的城市像一个派对,人们想待得更久一点,因为他们在享受一个美好幸福时光。”

 

在白林松看来,手机移动终端彻底改变了人们交流和获取信息的方式,“那下一个平台是什么?对我来说就是City。”而Sencity团队要做的,便是将今天日渐发达的移动端科技思维带回到物理环境中,进而提升人们在物理建成环境(Built Environment)中的体验。

 

所以不仅仅只有垃圾桶这么简单,白林松的构想中,城市将因所有基础设施被赋予科技信息功能而形成一个完整的城市生态,向基础设施中嵌入传感器,如各种传感器、二维码等,垃圾桶、电话亭、建筑墙壁和城市人行道便可以向我们传输天气、路况、房间温度、晚餐的制作情况等等信息。“整个城市对人的行为有反馈,就像科幻电影里一样”。

 

“在美国,这是一个680亿美元的市场。它包括了户外显示、户外公共基础设施、信息显示还有整个垃圾回收流程。”白林松说,一款可以玩游戏的可交互垃圾桶,这是给用户的直接体验,但它背后的生态系统决定了能不能有下一个智慧城市出现。

 

4. 未来——Sencity很酷

 

世界人口在2050年将达到98亿。城镇化、更加密集的人口都将大大改变人们在城市中的生活体验。

 

“You have to time it right.”白林松一直牢记Airbnb创始人Brian Chesky在Masters of Scale这档播客创业者节目中反复重复的话,这是他从悉尼搬到纽约创业后最喜欢听的一档商业谈话节目,“非常实在”。他坚信,时机就在当下。

 

作为一个初创公司,在纽约闯荡的2017年一年,Sencity已经取得了不少骄人成绩,包括与纽约时装周、东京电影节、墨尔本市政府、纽约市政府、电影《捉妖记》都有不同形式的合作。2017年11月,MINI在上海举办了一场主题为“城市最迷人”的大型体验式展览,唱响未来的城市生活,白林松带着15个TetraBIN智能交互回收箱和十几套原创内容主题亮相。

TetraBIN在“城市最迷人”上展出

2017年底的最后两个月,他从纽约飞回中国三次,走访了上海、深圳、大连和北京等多个城市。这时Sencity与世界多个国家的政府机构包括瑞士苏黎世和澳大利亚墨尔本都产生了深度的畅想未来与城市的合作,主要是公共空间交互改造和对下一代基础建设的塑造。

 

在中国,城市也在经历着波涛汹涌的城市品牌建立和新线下文娱场景的变革洗礼。Sencity也与北京、上海和深圳等多地政府部门有机地推动一些试点与长期合作。“通过趣味、通过体验,智能交互垃圾桶同样可以做到鼓励和培养一代人拥有积极的环保行为,并将好的行为变成下一代人的固有行为。”

 

在一篇介绍TetraBIN的公号文章里,有一条评论是这个垃圾桶可能会被人抱走。无疑,这是TetraBIN进入中国公共环境领域必然要面对的问题,白林松的态度显然非常乐观和自信:“抱走就抱走吧,因为提高人们对公共设施的共有感是需要时间的。”培养一种好的行为,必然要付出代价。

 

白林松喜欢观察用户,在MINI“城市最迷人”的展览上,一个小朋友看着自己扔进TetraBIN的垃圾变成落入篮筐的篮球,他指着篮球对爸爸说:“老爸,你看那是我的垃圾。”白林松很喜欢孩子的这个“天真无邪”的反馈,孩子把垃圾想象成了给垃圾桶着色的媒介,垃圾桶延展和扩大了孩子手中垃圾的生命力。

 

在2019年,Sencity推出了交互感知技术开发工具和全渠道内容分发平台,服务于超过15家Fortune 500企业。

 

白林松的野心不止于此。不论软硬件的结合,还是智能交互垃圾桶、Sencity新的智慧路灯产品或其他市政系统生长出“人味儿”变成生态,用创意和趣味性取代说教,共建美好城市,更像他的愿景。通过设计好的科技和创意,鼓励人们去做有善意的事,才是他想要成为的社会角色。 

白林松和中国团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