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让鞋不再变成垃圾,
这位比利时姑娘造出了会自己生长的真菌鞋
2017-12-15 | 撰文:张晶 / 编辑:猫文谭 / 供图:Kristel Peters

鞋,穿在脚上的视觉宣言。一双鞋可以被赋予多种多样的含义——美学、舒适、政治、性别、环保……对于来自比利时的鞋履设计师 Kristel Peters 来说,鞋的含义一直在发生着变化。

 

而一双鞋会给我们的世界带来些什么?几年前,她开始了对鞋的重新思考。

 

如今,Kristel Peters 对如何将鞋设计得更具可持续性充满了兴趣。这并不一定意味着她想让你把一双鞋穿得更久,而是在使用的材质上有所选择。

 

你其实很少会有机会能看到 Kristel Peters 制作的鞋,至少目前还不能。简单来说,她选择了真菌来作为鞋的材质——让真菌自己长成一双鞋。用真菌来做鞋?你也许会认为这是一件艺术品。我们之后再来讲讲这当中的技术问题。

 

 

每年,190亿双鞋葬身垃圾场

正在绘制鞋履设计图的 Kristel Peters

Kristel 和鞋的故事要从她的儿时讲起。11岁那年,Kristel 的母亲曾让她到城里选一双新鞋。母亲给了她充分的自由,于是她来到了当地一家她认为是最好的鞋店,在那里,她看上了一双漂亮的软面丝绒鞋,然而这双鞋的价格却超出了她的预算。于是她找到了母亲的一位好友,对方在城里开了一家咖啡店,Kristel 告诉她:母亲说可以找她借钱买鞋。于是那天她穿上了那双新鞋,当然,母亲也非常生气。

 

她一直对这件小事记忆深刻,因为这次经历,Kristel 意识到自己对鞋有着不一般的情感。但直到有一天她从母亲的反应当中才真正意识到,这种热情可能会一直伴随着她。当时她告诉母亲自己申请了关于修鞋的夜间课程,她母亲冒出了一句,“终于!”

 

“可能很多人不会这样,但是我会。仅仅通过看一个人的鞋,我大概就能知道面前的这个人是什么样子——尤其能辨别他们的风格和品味。” Kristel Peters 说。

 

关于“鞋”的课程让她终于知道了这一辈子想做什么事情——鞋匠。她之前想做一点和时尚相关的事情,但最好不是服装,也不要仅仅关乎时尚,还能提供一些额外的价值。

 

比起设计本身,Kristel Peters 更在意的是鞋的制作过程。她发现鞋的材质非常复杂,这激励她去寻找设计师在设计和制作鞋的时刻想传达的微妙信息。“这个过程让我很开心,而且富有成就感。” Kristel Peters 说。

 

在学会制鞋之后,Kriste l曾为 Dries Van Noten 和 Bottega Veneta 等有影响力的时尚品牌工作,在为这些品牌工作期间,她熟悉了制作一双鞋的整个流程。

 

Kristel Peters 在时尚行业工作了 15 年。“受到社交媒体和人们的消费方式的影响,整个时尚行业也变得越来越快,这并不是一句空话。想象一下,你原本有三四个月的时间去找原料,酝酿想法,打样,把这些转化为一个动听的故事……而这些已经不仅仅是服装,它们背后还有着更多的含义。它是视觉、听觉和体验艺术的结合体。”这些都曾经让她深为触动。

 

也是在为时尚品牌工作期间,她了解到了鞋履制造业所带来的巨大浪费——全世界每年可能会生产超过 200 亿双鞋,当中只有 5% 的鞋能得到回收,这意味着剩下的 190 亿双最终都会变成垃圾,葬身垃圾场——这无疑是个惊人的数字。

 

结束了在米兰为奢侈品公司 Bottega Veneta 的工作之后,Kristel Peters 成为了一个研究者,在学术机构教课。促成这一转变的原因和她的生活状态变化相关。当时她刚刚有了自己的第二个孩子,开始越来越关注与健康生活相关的话题——有机食品、环境友好型产品、无害玩具、负责任的纤维、衣服等等。

 

这和她之前做的一切截然不同,她想寻求一种真正的变化。为 Bottega Veneta 工作的时候,她无意中听到,许多品牌只是想用可持续作为“噱头”来吸引人们的关注。她和一个同事聊起来,发现如何让制鞋业变得更具可持续性才是自己想从事的方向。

 

 

重新思考时尚鞋履的可能

全世界每年可能会生产超过200亿双鞋,当中只有5%的鞋能得到回收,这意味着剩下的190亿双最终都会变成垃圾,葬身垃圾场——这无疑是个惊人的数字。

“我喜欢鞋,也喜欢制作鞋的过程,但更在意我们的自然环境。我唯一想做的,就是让人们不论现在还是未来都能继续做鞋,但是不能以现在的这种方式继续下去。” Kristel Peters 说,“作为一个鞋履设计师,我感觉有责任做出改变。”

 

这样一来,她意识到自己需要后退一步,来研究一下可持续材料。当时她对整个时尚业做了一些研究,她发现唯一可以参照的对象就是 Stella McCartney,对方同样在使用人造皮革作材料。

 

时尚界的反皮草运动由来已久。在形式上,Kristel Peters 并不相信强迫和破坏的力量,与之相反,她更信奉渐变式的改变,因为这样才能传递出更多的信息,让人们主动承担起责任。“在我看来,这是更好的方法,否则就会适得其反。激发灵感是我进行可持续实践的重要方式。”

 

这一点上她同样从 Stella McCartney 那里找到了灵感。Kristel Peters 认为,Stella McCartney 做出了很棒的产品,但没有用到任何皮革材料。“她对时尚有自己的理解,避免使用任何动物皮毛,我很受鼓舞,这是行动主义的一种积极表达的方式。”

 

2012 年,她在根特大学艺术学院当中的 KASK(比利时根特 KASK 皇家艺术学院)开始了一个名为“重新思考高端时尚鞋履”(Rethinking high fashion shoes)的项目。这个项目的名称她也想了很久,“‘重新思考’是做出改变的必要选择,高端时尚则是因为时尚业对环境可持续至关重要,它们影响了时代的风潮,折射出社会的变化。”

 

这个项目进行期间,她开始意识到,这种改变并不仅仅是变革材料本身这么简单,它也意味着设计师本人的完全转变。“无论是产品的规模,还是我们做出的每个微小举动,都会产生巨大影响,乃至整个系统由内而外的变化,这样才能启发和说服整个世界。”

 

整个鞋履行业似乎并不像 Kristel Peters 这样在意他们对自然环境带来的伤害。三年之后,对鞋履消费的数字依然惊人。2015 年共有 230 亿双鞋在世界各地被生产出来。每年,这 230 亿双鞋的 95% 仍然以填埋作为结局。因为鞋的制作非常复杂,材料可能包括皮革、人工合成材料和橡胶,会消耗大量的水、化学物质,鞋的制造过程中也会排放大量的二氧化碳。

 

 

让鞋自己生长

她最终找到的答案是真菌。她以真菌为材料制作了一种能够自然生长的鞋,还为 GRADO ZERO 设计了产品。至于为什么会选择这一材质,Kristel Peters 在和我们的谈话中给出了一系列的答案。

 

·你可以看到它的生长

·它是整个自然循环当中的一部分

·它有繁殖能力

·它一方面可以很小,一方面又能变得非常巨大

·它有神秘的一面——真菌菌丝是蘑菇当中的植物性部分

·与皮革相比,它可以被快速培育,它只需要 3 个月的时间而非 3 年

·它有价格优势。培育真菌鞋只需少量能量,产生极少的农业废弃物

·它是皮革极好的替代品

 

虽然真菌材料有如此多的优点,但这并不代表真菌是万能的,它也有其劣势。这种材料在市面上依然非常少见,如今用真菌制鞋的研发成本也非常昂贵。换句话说,它目前更像是一种奢侈品,而这并不是 Kristel Peters 所期待的。

的确,让一双鞋自己生长,而非加工完成,这和目前任何鞋的制作工艺和流程都非常不同。在 Kristel Peters 看来,这是不断试错的一段旅程。为了让这种材质自然生长,她得实施很多步骤。简单来说,她可以直接让它生长到最终阶段,也可以先让它生长,随后再对其进行制作和加工。

 

她最终采用的方法是让它——真菌自己长成鞋的样子,不过这也意味着整个过程当中每一步都可能出错:生长时可能混入杂菌从而让鞋子发霉。这可能是过程中最难的部分,要让产品按照模型诞生,制作环境必须尽可能保持清洁。总而言之,你需要知道在什么时候做对的事情,还得在合适的时候终结真菌的生命。

 

Kristel Peters 也和来自比利时根特大学的生物系教授 Annemieke Verbeken 进行过很多探讨。“和传统制鞋的生产流程相比,真菌当然会节省时间,也更有效率,毕竟动物的皮肤需要多年才能长成,而真菌的生长只需要数周。多年培育动物和种植真菌相比,对环境和生态、水的使用等带来的影响差别巨大。用人造产品同样会给环境带来巨大负担。” Verbeken 说。

 

Verbeken 认可了 Kristel 的方向,她认为真菌既可以作为皮革的替代物,也可以用于制作鞋底。“挑战之处在于怎么做到令其防水。烘干和完整的真菌虽然可以制成鞋底,但它一旦吸水之后就很难维持形状。所以问题显而易见,要在制作过程中融入那些防水的真菌,或者用其他方法处理表层。” Verbeken 分析说。

 

虽然 Verbeken 和 Kristel Peters 的很多研究是在实验室当中进行,但真菌其实离我们的生活并不遥远。Verbeken 发现,大多数人都知道蘑菇,但他们并未意识到它们恰恰是由“菌丝”构成的。另一常见的误解则是,人们通常并不会意识到真菌之中也有有益菌和有害菌之分,虽然它们无论对人类还是整个生态系统来说都必不可少。

真菌在进入时尚界之前,还被用来做过纸巾。真菌的菌丝体和子实体(蘑菇就是典型的真菌子实体)也被用来做过帽子、手袋等等。Verbeken 认为,未来会有越来越多真菌材料制作的物品。“同时,他们也非常适合用作 3D 打印的材料。不过最大的挑战在于如何提升这种材料的持久性以及防水水平。” Verbeken 在接受采访时说道。

 

Kristel Peters 并不想停留在小众和“奢侈品”阶段,但她也承认,真菌鞋这个概念和批量化生产本身就是相悖的。至少就目前来讲,将这一产品商业化几乎是不可能的,因为她需要应对产业链不同环节之间的巨大空白,真菌鞋的成本也非常高,还需要合适的软件、支持未来发展的投资、适当的商业模式,这些也都是真菌鞋难以被投入批量生产的原因……

 

“对于可持续设计来说,这种产品牵涉了各种利益群体,这也让它变得更加复杂。” Kristel Peters 说。

Kristel Peters 已经经营这一项目长达 5 年。为了寻找到更多的投资,Kristel Peters 将不断实验来改变材质,也在考虑和一些科学家共同研发材料。她认为,自己所做的一切立足长期,这也意味着面前有两条路——其一则是不断找到继续研究的支持者,其二则是回到传统的制鞋业,探索当中可持续设计的可能性。

 

目前她还在进行一些新的实验,尝试另一种能让鞋自然长成的底层物。因为良性的生长需要空气,这又增加了新的难点,她也在思考如何分阶段来完成这个想法。

 

 

一双鞋的更多可能

除了在鞋的材质上做文章,Kristel Peters 也想把她在鞋的制作中运用的“环境友好”概念推广得更远。

 

因为在这个行业见到了太多的重复设计,Kristel Peters 制作了一款名为 Alice 的模块鞋(modular shoe),她想向那些设计师展示未来不一定需要完整设计一双鞋。“研发一种新的式样,模型成本非常高,但实际上只是换了鞋跟的高度,或改变了颜色,你可以用这些模块把玩这一个换鞋的游戏,这样还能节省大量研发成本。”

 

通过使用回收材料,以及尽量减少使用不能回收的材料,比如胶水。Alice 既能做到容易回收,也易于生产。表面和装饰的部分可以替换,使用的都是像真菌这样的零污染材料。

 

这样一来,成本更低,你却可以产生更多的产品。它同时改变了设计师和消费者之间的关系,也让“新”和“旧”能有机结合起来。这也是所谓的模块鞋最核心的概念。

 

Kristel Peters 希望这些设计越简洁越好。“它像是不同材料、质地和颜色之间的对话,而不是刻意去找一些难以识别的模型。”

 

她还打算借鉴食物生产中目前流行的做法——本地生产。“为什么我们一定需要某个地方生产的某种皮质呢?当然,传承很美妙,当我接触到精湛的手工艺和上百年的做法也会被触动。但我们必须承认,并不是每个人都可以承受这些昂贵的产品,这可能是没有必要的。”

 

要让产品面向更多的人,更大众化,如今流行的快时尚实际上就达到了这样的目的。在她看来,虽然人们都认为快时尚是时尚民主化的表现,因为其价格平易近人,但另一方面带来的后果,则是人们的过度消费以及“eenheidsworst”——这个词来自于佛兰芒语,意思是无论到哪儿看到的东西都是一样的。

 

一旦能够更多在本地制作,将本地的手工业融入到产品制作当中,就可以避免过度消费和“eenheidsworst”的现象。“当地人可以定义设计风格、制作流程,这些产品也会显得更加独特。人们也会更在意这些产品,最终的结果是双赢的。” Kristel Peters 所想象的,是一个更大更美好的世界,而这个过程注定漫长。

 

 

如果你对 Kristel 的项目感兴趣,

不妨访问她的个人网站

www.shoedesigner.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