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邻居变成陌生人的曼谷通罗,
这对兄妹准备造一个露天商场帮助人们重新结识彼此
2017-09-22 | 采访 & 撰文:猫文谭

想在曼谷找到当地有趣、有故事的人?你一定得去通罗区(素坤逸路55巷)。毫不夸张地说,通罗算得上是曼谷的潮流圣地和创造力之心——这里最不缺的就是建筑事务所,设计师、摄影师、造型艺术家的工作室,还有全曼谷顶尖的酒吧和俱乐部。想在曼谷吃到正宗的日本料理和西式菜肴?去通罗准没错! 因为这里一半的居民来自海外,其中日裔居民尤其多。“世俗而充满活力”,社区商场theCOMMONS的联合创始人Vicharee Vichit-Vadakan这样形容如今的通罗。


和你我居住的中国城市一样,尽管近在咫尺,这里的许多人都不认识自己的邻居。什么样的变化才能帮助人们重新认识彼此?这正是Vicharee考虑的事——他选择造一间社区商场来实现这个目标。

邻居变成了陌生人


几十年前,通罗完全是另外一副模样。出生于通罗的Vicharee在这里度过了她的童年,如今她在这里养育自己的两个孩子——Varit和Varissa。虽然中途离开过曼谷很长一段时间,但她总觉得自己和这座城市有着无法斩断的羁绊。童年记忆里的通罗是一个充满市井气息的居民区——没有这么多餐馆、酒吧,更没有购物中心。


和中国许多城市一样,曼谷在过去的几年里发生了巨大的变化,通罗从一个纯居民区逐渐转型成了一个商业区。也因为这里发生的一系列变化——越来越商业、越来越国际化——如今的通罗已经是曼谷房地产最热门地块、寸土寸金,公寓楼和大型商场占领了通罗。要想出门遛个弯?你基本上没有太多选择——要么是从一个大商场走到另外一个大商场里吹空调,要么只能走上一大段路去到通罗为数不多的公园里散散步。


这样的场景是不是似曾相识?由于身边的非商业公共空间越来越少,出门只能去无聊的商场、不知道家对面的邻居叫什么……这些在中国大都市里发生的故事,同样也在曼谷上演着。 “在我们(泰国)的文化当中,当你不知道去哪里的时候,你就得去商场里。随便逛逛,你也不需要真的和什么人进行交谈。”英国《卫报》曾问起生活在通罗是种什么样的状态,Vicharee这样回答道。


1994年, 社会学教授Richard Sennett 在他的专著《肉体与石头:西方文明中的身体与城市》(Flesh and Stone: The Body and the City in Western Civilization)中 描述了我们如今面临的社交尴尬:“现代都市,个人主义在发展,而个人在城市里则逐渐沉默了。街道、咖啡馆、百货公司、火车、巴士以及地铁,都成了人们观望的场所而非交谈的地方。在现代都市里,陌生人之间言语联结难以维系,城市居民由身旁的场景触发的共情心里也会因此变得短促,就像生活里的一张快照。”


Vicharee在美国生活了许多年,2012年她和兄弟一起回到了曼谷。 她人生当中的很长一段时间都在美国度过。“我热爱户外,也时常会想念(那里)随处可及的公园还有花园,我也很爱美国小镇上邻里间的那种氛围。你真的可以去认识所有的邻居,可以在邻里间、社区中心或者图书馆组织活动。”说起她在美国的经历,Vicharee最深刻的印象之一就是当地的社区氛围。

由旅居美国这段经历启发,Vicharee兄妹决定回国之后在通罗建立一个社区商场。“我们的梦想是为这这个地方的居民们建造一个精致又与众不同的去处——它倡导健康审慎的生活,也能迎合当地居民真正的需求。在这里生活工作的人们才是真正让通罗变得特别、给人留下深刻印象的关键。定居在此的‘土著’、经历丰富的泰国人、海外居民、日裔社群,现在还有许多游客……正是因为这些来自不同背景的人们在此相遇,如今的通罗才变得多元味十足。 这也一定会变成一个既有趣又充满活力的地方。”谈起theCOMMONS最初的构想,Vicharee这样告诉我,“我们希望能把美国社区的一些特质带到theCOMMONS里来,将这里变成一个朋友们能够一起闲逛、享受美食的地方;每天早晨,带着小孩的家庭能在这里的空地、草坪上遇见彼此; 有相同志趣的邻居能在不同的工作坊和活动上相互认识。“

 

“我们想先建立一个社区,而商场只是这个社区的副产品。 ”Vicahree在接受《纽约时报》的采访时曾如此描述她对于这个社区商场的期待。 带着这些构想,Vicharee找到了位于曼谷的Department of Architecture 建筑事务所。

 

 

既是商场、又是公园

Amata Luphaiboon是Department of Architecture 建筑事务所的创始人和设计总监。1992年,Amata从泰国朱拉隆功大学建筑系毕业,在这之后,Amata又在美国华盛顿大学获得建筑学硕士和美国哈佛大学设计学硕士学位。如果你是一位泰国沙滩狂热爱好者,你可能已经已经体验过Amata的设计:希尔顿芭堤雅酒店、甲米齐沃兰酒店、苏梅岛六善酒店都出自他的建筑事务所之手。也许因为都曾在美国生活,Amata和Vicharee一样,对这个寄愿让人们重新认识彼此的空间怀抱着满腔热情。从这个项目结缘,如今Amata与Vicharee兄妹是生活中的好友。


“这应该是一个大众会时常想来逛逛的地方,一个开放包容之所,而非富裕阶层的独占之处。在附近生活的居民很清楚这里缺的是一个开放空间,因为只有开放空间才能解决问题。”聊起theCOMMONS的构想,Amata说道。


为了达到这一目的,Department of Architecture为theCOMMONS设计了一个从地面一直延续到屋顶的巨大露天空间作为建筑的主体,这个空间能够适应组织各种现场活动的需求。以往要在公园或者大型公共空间里才会发生的好玩事,在theCOMMONS里你都能找到。


不过,身在曼谷这样“四季如夏”的城市,露天也意味着潮湿和闷热。怎么让人群舒适地待在这个空间里?这是个不小的挑战——曼谷的平均最高气温在31摄氏度以上,平均最低气温也超过了20度。在露天空间里装空调?这显然不是一个好主意。在设计theCOMMONS之时,曼谷城中一系列舒适程度不尽如人意的“露天”商场给Amata提供了反面教材。“这些商场的很多区域都不带空调,它们要么太热、要么太湿。theCOMMONS是我们做的一个新尝试——建造一个人们在全年都能舒适利用的空间。” Amata在谈起theCOMMONS空间设计的初衷时对我们说。

theCOMMONS楼顶的工业风扇

“这应该是一个大众会时常想来逛逛的地方,一个开放包容之所,而非富裕阶层的独占之处。”
—— Amata

theCOMMONS的露天空间从一层开始,由下而上的阶梯和坡道之间穿插着平台、座椅、小树林和小型商铺。第三层与第四层的楼层结构为整个区域提供了遮阳与挡雨的功能。地面露天空间的和上层平台通过几个大的开口保持连通——第三、第四层的地板都留有30%的开口。不论在水平还是垂直维度,theCOMMONS空间里都可以形成自然的空气流通。除此之 外,天花板还设有两组大型工业风扇——一组将热空气排出,另外一组将气流压向下方。在天气格外闷热之时,两组风扇可以显著增加空间内部的空气流动。这样一来,把这间商场变成一个舒适的“户外空间”就成为了可能。


“theCOMMONS还解决了一个经典建筑问题——如何驱使顾客在多层建筑中向上层移动。”Amata向我们介绍道。


地面一层里一半的空间是连接第二层的阶梯,只要站在这里,你就会不由自主地迈开步伐向上行进。第三层和第四层的一系列开口也增强了垂直空间的连续性。即便身处地面,你也可以从不同角度清楚地看到上层所有的店铺。几乎不用费力,你就可以去到每个楼层。

theCOMMONS的入口

在这个小小的露天商场中,你可以找到餐饮区、休息区、小型舞台、野餐区、竞技场式的阶梯、儿童游乐区、办公空间、一片游泳池大小的草坪,甚至还有一个菜园。它既是商场又是一座户外公园。得益于这个空间极大的能见距离、恰到好处的舒适度和空间规模,还有发生于其中的各种趣味活动,来到这里的人们可以自然而然地结识彼此。


虽然theCOMMONS的设想十分美好,但要把它带到现实中却绝非易事。“开始建造这个项目之初,我们根本就贷不到款。当时许多银行完全不理解我们想要创造的是什么。theCOMMONS里的公共空间比例如此之高,作为一个商场却没有什么商铺出租,这从财务上看起来一点意义都没有。”Vicharee聊起当初遇到的困境。

 


社区“居委会”


theCOMMONS最终还是建成了。当然,空间的落成还仅仅是第一步。如何把这个空间变成社区?这对Vicharee兄妹而言才是更大的挑战。为了把这个新生的空间变成一个真正的社区,Vicharee做了许多尝试。


Vicharee把这里的儿童空间叫做“小豆子”,为年轻的父母准备了丰富而有趣的活动。即使父母们不喜欢当期举办的活动,还有个游乐场供孩子游玩。 每个星期,你能在theCOMMONS找到不同的课程和工作坊。不管你喜欢烹饪、烘培、自制手工皂、插花还是茶饮配制,你总能在这里找到适合自己的课程活动。人们来这里给自己的技能树添枝加叶、结识有着相同兴趣的朋友。为了让theCOMMONS变成一个有趣的地方,Vicharee还找来了一群志同道合的人:“我们是一个聚集了本地商户的市集,大家怀抱有同样的愿景——换句话说,这里提供的产品都用心制作,绝不投机取巧。也正因为有了这些伙伴,我们才可以一起发出更大的声音。”


Vicharee还希望theCOMMONS变成当地社区的文化中心。在她的设想中,theCOMMONS还应该成为本地艺术家和音乐家的平台。“就在今年三月,我们举办了一场国际爵士日活动,这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我们能把本地的音乐家和爵士乐爱好者聚到一起来!” Vicharee自豪地对我说。


室内公园、商场、文化活动,这看起来是不是已经很棒了?不过,这还只是theCOMMONS计划里的一个环节。Vicharee的想法是通过theCOMMONS切实影响周围的环境,像一个真正的社区那样去帮助周围的人。用一个你我都很熟悉的词来归纳,Vicharee立志要把这个空间变成通罗的“居委会”。


“从长远来看,我们希望成为一个深深植根于社区的空间,对社区反哺积极的影响,这对我们来说十分重要。”Vicharee说道。尽管通罗在外人来看是片寸土寸金的富人区,但这里仍然生活着部分低收入群体。从theCOMMONS开业以来,团队陆续开展了一些小计划让空间能够朝着这个方向前进。


theCOMMONS的善意计划鼓励人们在义卖箱里留下随意数额的钱,然后自取一瓶theCOMMONS矿泉水。每个月,团队会把这批义卖所得的收入捐给周边社区一个需要帮助的人。


“这个项目由我们和通罗区的政府机构合作发起,这让我有机会去亲自拜访那些生活在我们身边的低收入者。(我了解到)咫尺间竟存在着如此多不公平……”Vicharee感叹道。

theCOMMONS儿童空间,小豆子

除了善意计划,theCOMMONS还协助澳大利亚公益组织Oz Harvest的泰国分部在曼谷投放了他们的第一批社区冰箱。每天,theCOMMONS里的餐馆、商户都会把没能卖完的食物存到这些冰箱里。Oz Harvest的人则负责把这些食物取走,随后送至生活在曼谷的低收入家庭还有孤儿院。“不论大小,我们的目标是每个月都能带来一些改变。”谈起这些善意的尝试,Vicharee对我说。


商场与社区空间,这两个功能看上去风马牛不相及的空间形态在theCOMMONS里变得和谐无比。虽然对公共空间的优先考量牺牲了theCOMMONS中商户的占比,但这个商场反而因为成了“公园”而受益匪浅——人们在这个空间当中做了更久的停留,这是当初拒绝贷款给Vicharee的银行没能预料到的。“我们希望theCOMMONS可以成为一个小小的示范,证明我们可以同时把商场和社区这两件事做好。如此 充足的舒适公共空间,它能让访客停留得更久。访客停留时间越长,消费自然也就更多、与空间发生碰撞也就更多,这样建立起的忠诚也就更牢固。” Vicharee在采访中对我说道。

 

 

“商场只是副产品”

theCOMMONS四楼的草坪

在这个社区商场中,你没法找到大型商场里的那些干洗店、时装店、书店、电器行、电影院……不过theCOMMONS建造的初衷也并不是要取代传统大型商场,它建造的目的在于为当地人提供一个全新的选择、全新的去处。就像Amata在采访中所说:“在泰国,现在仍然有许多多大商场正在被建造着。社区商场只是一种占地面积更小的商业空间形式。因此它也可以很轻易融入既有的城市肌理。它们的规模、建筑特征、租户群体、店铺种类都不尽相同。与大型商场相比,它不需要很多的投资,针对的客群也更加精准。”

 

“先成为一个社区,商场只是一个副产品。”这是 Vicharee 最初的设想。不过,在theCOMMONS正式开张后,周围的人们似乎也是这么理解的。如今,通罗的孩子如果想要和草坪来个亲密接触、想踏着柔软的青草在天空下奔跑,theCOMMONS四楼的露天草坪是他们唯一的选择。

Pawika Charoenkul是住在通罗的一位插画师。她经常会花上一整天待在theCOMMMONS里。一到晚上,她喜欢约上几个朋友到这里喝上几杯。在theCOMMONS开业之前,她的生活轨迹就是从一个咖啡馆挪到另外一家 。

 

“那你干嘛不去公园?”有人曾问过她这个问题,Pawika的回答也许代表了曼谷许多年轻人的想法:“我对公园没有期待。能在一个小规模空间里做点什么事情就挺有意思的,比如在这个能代替公园和绿色空间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