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位时装设计师眼中的三种双城生活
2017-12-29 | 撰文:唐霜/摄影师:陈嘉伟Cosmo/图片:MINI

12月4日的晚上,中国设计师集合店长作栋梁的官方微博发出了这样一条公告:“你拥有过两个城市不同的温度和记忆吗?‘MINI × LABELHOOD’系列全新上架,这一次我们请到三位设计师@AndreaJiapeiLi @Motoguo @FengChenWang王逢陈讲述他们的双城故事。也许你能从中得到共鸣。”

 

这条公告随即附上了链接,顺着这条链接,你能轻易地转去长作栋梁的天猫官方店铺。在这里,公告中所说的这个系列以“都市角色,一秒入戏”胶囊系列的题名被展示。

 

它呈现了三个设计师眼中三种不同的双城生活。

 

设计师李佳佩(@AndreaJiapeiLi)的灵感跳跃在北京和纽约间。她畅想了一种完全符合摩登生活方式、可以在职场和运动中随意切换的都市化场景,并为此设计了可拆卸的拼接袖上衣,还有一款绳结设计的多功能包。随产品搭配的文字是这样描述的:“白天我身着简洁干练的职业装穿梭于敞亮洁净的办公楼;夜幕降临,我在绳结包中装上运动装备,去健身房体验一场身心放松的大汗淋漓。”

 

Moto Guo(@Motoguo)聚焦于两个同样文化多元的亚洲城市——吉隆坡和东京。“地铁到站,我随着一群同样精致而疲惫的上班族涌出车门,心中默默期待这即将到来的周末:把甜酒和美食装入双肩包,在秋叶落下的草坪上和自然一起野餐。”他设计的产品——拼色的多色灯芯绒衬衫和迷彩衍缝背包都活泼可爱,配合了这种半隐居于都市中的愿景。

 

旅行和派对,是王逢陈(@FengChenWang王逢陈)为上海与伦敦双城设置的情景。大都市的年轻人正在过着,或者说渴望过着什么样的生活?在这样的描述中我们能窥知一二:“我拖着行李箱匆匆走出机场,亮色夹克和抽绳帽刚陪伴我结束一场舒适的漫长航程,又将与我化身夜色中的时髦人,奔赴一场狂欢派对。”她设计的夹克和棒球帽均为抽绳设计,带有一种运动风格的年轻酷劲儿。

这是MINI × LABELHOOD系列中开始发售的首批产品。参与项目的三个设计师,成立品牌不过都是这两三年间的事儿,堪称中国这批独立设计师中最新生代的一波。这些设计,零售价格大多在千元左右。其中,王逢陈一人奉送出全系列中最便宜的单品——780元的棒球帽,和最贵的单品——3680元的夹克衫。这个定价,牢牢地跟随了如今国际上流行的contemporary brand(当代品牌)标准,即绝不廉价但也不那么昂贵的设计单品。随着长作栋梁天猫旗舰店的首发,它们将被输送进中国年轻群体的衣橱。购买这些衣服的人,是中国新一代的消费群。他们不再像父辈一样对“中国设计”这个标签避之不及,反而觉得挺酷。他们也能完全理解设计师传递的这种双城交融的都市文化。因为他们中的大多数,本身就是在中国经济和社会的高速运转流动中,被本地传统和外来文化交替冲击塑造出的一群人。

 

这是MINI Fashion迄今为止发布的第八个项目,也是落地中国的首个尝试。一个汽车品牌要涉足时装,不免让人好奇又心生疑窦。

 

 

何为MINI FASHION?

事实上,谁也不能给出MINI FASHION一个准确的定义。这个去年才开始正式启动的项目在目前看来形态暂定为跨界合作。每一季,它都会在意大利佛罗伦萨男装展上发布一个与时装设计师合作的小系列。但显然,它的目标远非如此。

 

MINI官方对其的界定也是模糊而宏大——“立足于我们继承的、当下的以及未来的野心。”“为‘都市游牧民族’的每一次转变提供机遇与平台”,“不仅是关于产品,而是无限的可能性。”

 

MINI FASHION的总负责人Sabine Ringel是个热情而充满活力的德国女人。进MINI之前,她在某时尚品牌从事零售工作,从未涉足过汽车行业。从她的介绍中,我们得以窥见这个汽车品牌的脑洞:“在MINI,我们有一个创意部门,集结了来自不同行业的大脑。我们思考的,不是当下的生意,而是遥远的未来所可能产生的形态?MINI究竟还有什么可能性呢?我们试图把不同行业的经验和运作模式带入MINI。以足够包容和开放的心态,我们种下这颗种子,静待其开花。”

 

Ringel对中国设计师毫不陌生,此前MINI FASHION在佛罗伦萨的两个项目分别邀请了设计师上官喆和PRONOUNCE组合。对于同设计师的合作,Ringel有自己的一套想法:既不能过于限制其创意,也不能做百事不理的“甩手掌柜”。这个10月,她为MINI的董事和全球创意总监安排了一个重要项目——参观了本土男装品牌PRONOUNCE位于上海的工作室。尽管已经位于国际品牌链条的顶端,但MINI通常选择初创的小设计师合作,也并不以俯视的姿态对待这些独立品牌们。双方趋向于一种相互探讨和交流,彼此观察、了解、打破行业壁垒,这个过程往往也能更好地帮助MINI FASHION厘清思路,迸发出新的灵感。

PRONOUNCE是只推出过四个系列的新锐品牌,设计师将自己的打版间安置在愚园路一处新式里弄的底层。这是上海市中心典型的洋派生活与传统市井生活混杂的街区。一出门,包子铺和咖啡馆各自为邻,相得益彰。四十平方米的版房日益拥挤,PRONOUNCE又在同一条街的新式住宅楼里,租下了一间稍大的公寓,作为创意研发的办公场所。在这个堆满了样衣的房间里,中国年轻创意行业粗粝又蓬勃生长的开端就这样展现在MINI一行人眼前。像一颗小苗,你并不确定它会长成的样子,你也知道短期之内也许无法收割。但那种澎拜的生命力是无法掩盖的,你明确感受到了鲜活的创意蓄势待发,也许会迸发出无数可能性。你明白,它需要的是时间和雨露。

 

“我们并不只想做单纯的时装品牌的赞助方。我们希望变成真正的参与者。”Ringel说道。时间与雨露,正是MINI FASHION愿意给予的。

 

 

LABELHOOD

MINI FASHION希望同中国新生的时装力量发生联系,与LABELHOOD的合作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提及LABELHOOD,就不得不说到栋梁。这间本土独立设计师买手店,从北京胡同里30平方米见方的小店一路走来,已经成为了中国时尚发展最重要的推手,在中国时装和创意界颇有名气。2014年,栋梁搭建了“栋梁一日”。在这一天,上海时装周的日程全留给栋梁,由他们为甄选的品牌做发布会。发布会并不只对媒体和买手这些专业观众开放,任何一个热爱时装的普通人,都可以通过栋梁的抢票系统获得秀场的邀请函。这种形式来源于栋梁一个深切的期盼——打破专业壁垒,让貌似遥不可及的设计师品牌,能够直接面对公众进行展示。“栋梁一日”举办了两年后,以此为雏形诞生了LABELHOOD。一日延展为数日,在T台发布的基础上,又加入了时装静态展、艺术展览、设计师临时店、音乐表演等多种形式,彻底成为一个以设计为核心的时装艺术节。

 

几届下来,LABELHOOD已经成为上海时装周最受年轻人欢迎的项目,它还有一个更让人觉得亲昵的中国名字——蕾虎。每年到了这几日,蕾虎的会场里总是人头攒动。设计师、编辑、造型师、街拍摄影师、时装院校的学生、爱好艺术的时髦年轻人……甚至是好奇的街区大妈大爷,各色人等齐聚。一个平台,汇集了中国时装产业初创期非凡的热闹和肆意的活力。

 

“MINI一直在做超越一个汽车品牌本身该做的事情。我们一直认为,如果有一个汽车的合作伙伴,那肯定应该是MINI。”栋梁与LABELHOOD的联合创始人刘馨遐曾在一次探讨街区文化的活动中被MINI邀请为演讲嘉宾。从那时她就发现了MINI在气质和文化上的与众不同。它在品牌塑造的风格上丝毫不拘谨和刻板,格外关注都市文化和生活方式,像是汽车品牌中的“文艺青年”。MINI的市场部负责人向刘馨遐介绍了MINI FASHION这个项目。

MINI FASHION 与五位设计师合作的胶囊系列

当时,MINI FASHION已经在佛罗伦萨做了一个发布,也正是上文提及的中国设计师组合PRONOUNCE所参与的MINI合作系列。这个系列主题名为“beyond native”——超越原生文化。参与合作的五位设计师来自不同国家,其背景中都有一个相似处——他们都出生成长在某一个城市,然后选择了在另外的城市发展自己的事业。成长中抹不掉的印记和旅居他乡受到的启发共同刺激他们的创意。在MINI看来,这种在世界大熔炉中磨砺出的多元化思想正与品牌的价值相洽。受邀的五位设计师分别为这个胶囊系列设计了时尚单品,产品在功能性上针对都市旅行者,也是对现代生活方式的一种回应和思考。

 

这让刘馨遐眼前一亮。LABELHOOD新一季春夏活动的主题正是“超越期待的归属感”。他们给参与的设计师们留下了这样一个问题:在一个一开始并不属于自己的城市里,如何通过自己的努力、通过这个城市带给自己的影响,去和它产生关联,从而产生你自己都意想不到的归属感?这个问题,与超越原生文化的创造异曲同工。也勾勒出如今中国新生代设计师的共性。

 

2008年,设计师邱昊被媒体冠以“第一个圣马丁学成归来的中国设计师”的名号大肆报道。那时,有海外背景的设计师还是新鲜事,自带光环。短短几年,随着一批又一批的留学生归国。中央圣马丁学院、英国皇家艺术学院或是帕森斯设计学院早屡见不鲜,几乎已成中国时装设计师标配。中国原生文化的烙印和西方教育体系的影响,成为了他们的设计中最突出,也是最有趣的碰撞点。

 

MINI FASHION与LABELHOOD一拍即合。双方决定由LABELHOOD牵头,邀请拥有双重文化背景的中国时尚设计师合作,以超越原生文化为主题设计一个胶囊系列。这是佛罗伦萨男装展的衍生,也是多维度的深化。在这次合作中,设计师身上具备什么特质?他们有什么独特经历?与MINI将会产生什么样的故事?这些问题都会被认真考量。最后以现场展示配合视频、装置和文字,在LABELHOOD进行立体呈现,希望带给观众更为直观的体验。

 

 

三位设计师,三种方向

设计师王逢陈

LABELHOOD最终选择出来的三位设计师,正好代表了同一个课题的三个方向。

 

王逢陈是最典型的中国新生代设计师代表。她正实践着刘馨遐口中“目前60%~70%的中国设计师都经过的路径”,即在伦敦受教育,在上海寻求事业上的发展。2015年从英国皇家艺术学院毕业后,王逢陈的设计系列在纽约新锐设计师平台VFiles上受到广泛关注。她由此开始了独立品牌运作,伦敦设计、中国生产、纽约做秀、全球贩售,可谓不折不扣的“跨文化交流”。

 

其实这也算是某种家乡的烙印。王逢陈出生于福州,这里是中国著名的侨乡。福州人,早在东汉建初八年就已经越洋到海外淘金了,改革开放之后,又有相当一部分福州人走出国门。几乎每家每户,都有些移民海外的亲友。

 

王逢陈也不例外,来自海外的各种玩具、文具、衣物,由这些亲戚们从海外寄来。王逢陈从小见得多,即便在中国物质还不发达的年代里,也不觉得稀奇。

 

“小时候,我以为这些是很平常的,我以为世界就是这样。后来去了北京上学,才知道原来并不是这样,也是那时,才知道中国不同地域的背景和习俗原来那么混杂。那是我第一次体会到城市间的不同。后来我出国了。出国的时候也才知道,原来中国也不一样。那时候我正处在成长期,很多东西都会给我带来不同的影响。”

王逢陈专攻男装,她的设计往往是一系列具有运动特征的宽大服饰,具有饱满的轮廓感,也直接映射了当下西方流行的青年文化。她掌握着一个国际化的小团队,品牌的两个重要角色——showroom经理和公关,分别由英国人和美国人担任。

 

在刘馨遐眼中,王逢陈的自我认知能力很强,放松、自信、思想颇西化。在学生时期,她就不会封闭在中国留学生的小圈子里,而是懂得用西方人的一套方式与之打成一片。这些都能使她能够真正融入国外文化,更深入地了解和参与到当地的青年文化中去。

 

而她身上又体现了不断迁徙的都市人所具备的强烈适应性。归属感的挫败几乎是不存在的。

 

她最近刚刚推出了“Made In China”这个系列,在纽约进行展示。如何将东西文化更好地融通,这是无数创意人还在实践的宏大课题。以王逢陈为代表的一类设计师,或许还在初步尝试阶段。但这种摆脱地域疆界拘束的能力却是天生的、直觉性的。

 

城市对她来说是没有差异的,在哪里她都可以觉得自在。哪怕现在她的中国工作室在昆山,她一回国基本都待在昆山这个地方,她也觉得自在。而哪怕是在纽约旅行呢,她都不像个局外人,可以很迅速地融入。她的朋友和合作伙伴都可以是外国人,这些外国人也会很欣赏她身上的这些能量,这个就是王逢陈的故事。

设计师李佳佩

现居纽约的李佳佩,外表文文静静,性格中则带有东方人的羞涩。

 

这个哈尔滨出生的女孩,在北京服装学院念完本科后,选择了纽约帕森斯设计学院继续深造。在她毕业后不到一年的时间里,事情以想象不到的速度飞速运转着——她的毕业设计系列被著名的时装买手店Dover Street Market相中买下;同一时间,她入围了H&M Design Award设计大赛;半年后,新锐设计师平台VFiles将她的第二个系列推上了纽约时装周的舞台;同月,李佳佩又因为这个系列,成为全球入围第二届LVMH Prize的最终评审环节的26人之一。

 

而尽管履历耀眼,李佳佩并没有像很多设计师一样,一毕业就全力投入到自己的品牌建设中。她将自己的工作室控制在尽可能小的规模——只有她与合伙人两个。同时在著名的美国服装品牌Gap谋得了一份职位,她一边打工,一边经营自己的事业。直到Gap的工作日渐忙碌,自己的品牌事务也愈发繁重,李佳佩才换去了另一个本地品牌,获得了更多在家工作的自由。

 

刘馨遐认为:“这是一种更为稳妥的方式。佳佩还是带着自己中国留学生的一些特质的,她不像那些融入了圈子的时装人,她更像一个奋斗在海外的华人的形象。”

 

受传统中国教育长大的李佳佩,很大程度上保留了中国人收敛和含蓄的习惯。这也曾让她在与西方团队的工作中受挫。因为在合作伊始,她总会潜意识地采纳大家不同的想法。而自己的主意呢?就被一点点地让步掉了。随着对不同文化表达有了更深的意识,李佳佩开始学着使用西方人那种毫无保留和顾忌的沟通方式。“整个过程让我经历到了不同的交流方式和思想方式。比如作为中国人,我们受的教育都是要追求和谐、统一,为了一个团体可以让个体做让步做牺牲。而西方文化,尤其是美国文化,宣扬的是个性表达。沟通方式上也有所不同。亚洲人表达比较含蓄,而西方人比较直接。”

 

现在,李佳佩说话仍然轻轻柔柔,不急不徐。她也仍然像一个典型的中国姑娘,刚强与固执是内化的,并不彰显于外。但她开始有意识地学习于西方的这种沟通方式,因为“毫无保留和顾忌的沟通反倒会促进更好的交流和合作。”

 

 

融合,有时候也是一种方法论

设计师 Moto Guo

三人中,Moto Guo是唯一的一个马来西亚籍华人设计师。三人中,他也是唯一一个没有进入过西方院校学习的设计师。“因为没有钱啊,”Moto直言不讳地说,“但我也有自己很倾慕的学校。上不了,我就想办法去交里面的学生做朋友,搞清楚他们到底在学些什么。”没能去海外求学的Moto Guo最终也踏上了华人精英设计师通行的海外路径。他入围享誉全球的LVMH Prize,又先后在米兰时装周和日本时装周发布作品。

 

马来文化本身就是一种多元文化的结合。它融合了马来族、华族、印度族和其他原住民族文化中的一些特色,也融入了一些波斯、阿拉伯和欧洲的文化色彩,催生出了既非典型中式,也不全然西化的一种独特文化产物。它在自身保守的同时,又有希望冲破保守禁锢的强烈愿望。

 

在这样文化浸染下,Moto Guo所表现的,是绝对遵循个人所钟爱之物。你可以非常清晰地看到他想表达出来的很少女气的、很纯真的一面,随着他年龄增长,这些东西反而被放大和清晰了,好像没有在害怕商业环境对他的冲击。

 

可爱怪趣,是Moto Guo设计通行世界的语言。他是男装设计师,而设计中又带有鲜明的“少女感”。日本的时装文化对他影响颇大,日本街头的原宿文化中的少女情结也直接催发着他的灵感。

这种独特而强烈的设计语言为Moto Guo聚拢了一批粉丝。在LABELHOOD,他们看到Moto Guo出现就会热切地冲上去。守护自身的极致,与冲破自身文化的禁锢,当这两个似乎大相径庭的方向被糅合在一起时,就能聚集力量。

 

这次的合作系列也充分体现了此种糅合,就像刘馨遐所言,“Moto选择的这两个城市本来就是非常具有冲击和代表的。日本是一个非常非常强烈地保留了自己国民特征的民族,而马来西亚又是各种杂糅文化的民族。这样的搭配就产生了很奇妙的化学反应。”

 

 

最终呈现

10月的上海已有寒意。这几天天气不大好,人们要裹紧了上衣,快步穿行在细雨和狂风中。而参加上海时装周的时髦人儿并不在意。

 

在中海国际中心空置的大楼里,新一届的LABELHOOD又热热闹闹地开幕了。一个巨大的老虎头浮雕出现在了会场进门最瞩目的位置。作为蕾虎的象征,它成为了全场当仁不让的红虎,引来无数人围观拍照。

 

MINI FASHION × LABELHOOD的首个系列,也在这里亮相了。

 

300平方米的展览空间被设计成了机场航站楼的模样。北京-纽约、上海-伦敦、吉隆坡-东京,一个个熟悉的城市名被贴在了目的地指向牌上,直指创意者的文化滋养究竟来源何处。

有的观众匆匆掠过挂在人台上的设计单品,又猛得回头细观,忍不住伸手摩挲。他们对眼前的这一切不会陌生。

年轻的观众们来来往往,他们三三两两地驻足。有的停下来静静地看设计师们的视频影像;有的匆匆掠过挂在人台上的设计单品,又猛得回头细观,忍不住伸手摩挲。他们对眼前的这一切不会陌生。继承着本土文化的根基,同时又体验着外来文化冲击所带来的碰撞与融合,已经伴随着中国一代都市人的成长,成为了溶入血液的东西。此刻,中国文化的当代化、时装化表达,远未形成一套体系和标准。但作为敏感的记录者,设计师感受到了这种急速流动中沉淀下来的一些东西。他们将其捕捉,再创作,丢回给人群。

 

最开始,它们也许只是一些简单的融合与累积。但无需心急,时间和雨露,终究会催出一些独特的东西。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