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茶太土、喝咖啡才洋气?
要知道在古代,喝茶才是最时髦的社交
2017-08-18 | 撰文:徐蓁 @ 吴晓波频道

如果在人们心目中宜家代表了北欧生活方式、无印良品代表了日式当代风格,那么中式的生活美学和传统伦理该如何在当代家居设计中体现?这家名为哲品的设计品牌希望用茶具帮都市人找回生活中的中式审美。

 

 

咖啡狂人的新乐趣


子叶,一名在都市写字楼里上班的广告公司文案,很久没有见过夕阳,走出写字楼的时候路灯早已亮起。冲进附近的商场随意吃个简餐,回到一个人住的租屋后只想放空和倒头大睡。她最近喜欢上了喝茶。她的茶器是一个透明的玻璃瓶。瓶子分为上下两层,在上层放好茶叶,冲入热水,静置片刻再按下瓶子侧面的一个小按钮,茶水漏入下层茶杯中。取下瓶子的上半部分,下层就是一个独立的小杯子——设计师很贴心地设置了隔层,即便是滚水亦不会烫手——方便使用者捧在手里小口小口地喝。与其说子叶爱上了喝茶,不如说她被“按下按钮”这个动作吸引,茶水漏下的刹那似乎与“灵感迸发”有某种共通。她现在拥有了几个小小的茶罐,放置不同的茶叶。

在这之前,子叶是公司楼下那家星巴克的常客,最高纪录是一天喝下七杯拿铁,终于完成案子回到家躺在床上,能感受到心脏异常强烈的跳动。那些咖啡因作用下睡不着的深夜,让她很焦虑。现在,挑选茶叶、冲水、看着茶叶凌空飞舞,茶汤渐渐变成干净好看的颜色,按下按钮——哗啦,可以喝了!无人知晓的五分钟,是独属于她的小妙趣。


200年前,有一位同龄人,与她志趣相投。“夏月荷花初开时,晚含而晓放。芸用小纱囊撮条叶少许,置花心,明早取出,烹天泉水泡之,香韵尤绝。”《浮生六记》中的芸娘,大概是中国文学史中深谙茶趣的女生。她把茶叶放在荷花的花心里以花露熏染,还必须用天泉水(编者按:天泉即雨水、雪水、露水)泡茶,这样泡出来的茶,该是如何的香气袭人。一番七巧玲珑心思,让后世人艳羡。不知道是否真有人试过芸娘的玩儿法,但古往今来人们想要追求的那份生活意趣从未改变。我们试图从“过去”寻找灵感,赋予“当下”更深层的内涵。我们并不强调去复原古人一样的生活,但是曾经在这片土地上存在过的文明与哲思让我们好奇和羡慕。浮躁空虚现代都市生活让人们试图从古老的传统文化中寻找出口,重新审视那些处于遗落边缘的文化独特性以及带有传承印记的品位。

 

 

用当代容器承载传统


将整套的明制红木家具搬进家中,并不代表你能体会明代设计的美感;学国学、抄心经也不意味着你对传统文化拥有超出纸面的体悟。传统生活方式回温的风气渐浓,却常常以令人忍俊不禁的形式出现。


“传统不应该是照搬照抄的,而是要将它击碎、重构,理解传统背后的动机和核心思想,重新塑造器物本身。”年轻设计师刘启明如是说。刘启明生于广东新会的一个传统大家族,与所有的80后一样,在灌篮高手、多啦A梦的陪伴下长大。毕业后,童心未泯的他入职乐高成为玩具设计师。在广东人的生活中,吃茶是必不可少的生活习惯。而广东新会,正是这两年被炒得火热的一种茶——柑普的产地。喝茶是当地人生活的一部分。刘启明每每回到家中,家人总会招呼他一起喝茶。作为设计师,刘启明对家中使用的茶具很是挑剔。俗气的器型、廉价的材质、差劲的使用体验,让他渐渐萌发了做出改变的冲动。他试图在喝茶这个传统的生活场景中,利用器物的改进重构使用仪式和美学感受,让“喝茶”变得更具意味和更为有趣。


“漫游”茶盘是刘启明成为哲品(ZENS)创意总监后完成的第一个作品。初看时平平无奇,细细体会却妙趣无穷。茶盘顶盘采用了耐腐、易干、不易变形的非洲花梨木,漏水的孔洞被设计成蝌蚪的形状,杯垫则被设计成鹅卵石状置于顶盘之上:一大四小,正好可以放置一个茶壶和四个茶杯。另外还可加配有一个圆滚滚的茶宠青蛙。底盘没有采用传统材料,而是采用了一种高分子材料,磨砂效果的表面呈现出纯正的黑色或白色。刘启明还特别设计了一个倒水口,使用者无须揭开顶盘即可倒掉残水。小小一方,自成天地,淋水其上,仿佛蝌蚪游走于鹅卵石间,叫人立刻想起幼年时在池塘里捉蝌蚪的欢快时光。三五好友相聚饮茶,从这样一个小型场景,可以引发出无穷尽的回忆和谈资。

哲品是一个致力于提供当下具有东方品质生活的设计品牌。起点源自创始人张卫平游走欧洲的感慨:如果在人们心目中宜家代表了北欧生活方式、无印良品代表了日式当代风格,那么中式的生活美学和传统伦理该如何在当代家居设计中体现?


从改变喝茶这种中国人最熟悉的生活场景开始。通过在不同场景下对人们喝茶的习惯和交流习惯的观察,年轻设计师逐渐把握到人们在使用器物时的痛点——良好的使用体验只是最基础的设计意图,他们希望使用产品的过程能充满戳中人心的妙趣。


传统的茶具不方便携带,人们在旅行中难以享受到一杯好茶。文章开头子叶所用的“π杯”正是为出行而生。功能上类似传统的飘逸杯,但整体的设计颠覆了飘逸杯的形态。整套单人茶具呈一个整体,可以放入硬质的保护套随身携带。除了前文提到的使用过程,“π杯”在设计中充分考虑到使用的便捷度。需要取下上半部分时,原本的杯盖刚好成了杯垫;再如下部茶杯使用了双层玻璃设计,避免了热水烫手。杯子的所有组件都可以轻松拆解,方便清洗。因为方便携带,“π杯”跟随用户在全世界旅行,曾有多位用户与品牌分享了登雪山时、到达北极时使用“π杯”的照片。设计带来的便捷和欢喜让饮茶这一历史深厚的传统生活方式真正融入到当代日常之中。


客户陈先生是张卫平的忘年之交。陈先生早已实现财务自由,唯一不圆满的是,由于早年工作繁忙忽略了与儿子的相处,儿子成年后家庭观念淡漠,几乎不与他们夫妇交流,让陈先生倍感失落。一个偶然的机会,儿子注意到陈先生喝茶用的茶具很特别,与以往见过的不一样,好奇地观看父亲怎样泡茶又怎样喝茶。第一次,儿子坐下来跟父亲学喝茶、聊上一会儿。“总以为喝茶很老土,没想到并不是那样,开始明白为什么长辈们喜欢喝茶。”小陈说道。后来儿子每周都会回家,坐下来跟父母好好喝一杯茶、聊聊天,而父母每周也很用心地准备不同的茶。下午茶或是餐后坐下来,将茶器一件件摆开,烧水,烹茶,成为一家人重要的交流时刻。一个场景和一种生活仪式就可以改变人和人之间的交流。好的设计可以重新连接断掉的关系,修补有创伤的情感。传统的纲常伦理过于刻板而生硬,好器物将柔软化后的传统哲学纳入当下的场景之中。

 

 

重新演绎古典元素


所谓的“中国风”从未缺席时尚界,但不管是每年各大品牌为农历新年所做的生肖元素设计、还是几年前令观者觉得“辣眼睛”的“镜花水月”主题Met Ball,都仅是形似而神不似。

简易,妙思,当下。哲品将这三个词作为连接传统和现代的纽带和评判维度。作为哲品的顾问,黑川雅之(Masayuki Kurokawa)曾为哲品设计过多个系列的器物。如何将中国的传统文化融入现代设计之中,他同样有着自己的思考:“中国的传统与现代的融合、阴与阳的融合,是我设计的重要思想”。由此而来的“ZK铸铁茶具套装”演绎了他心目中自然界里阴与阳的融合。他以素材、形状、光影来思考:“铁元素的野性、粗糙的表面质感,配以极简线条体现和谐的美感,让人感受到铁元素是有生命的物质,并与之对话,想像它被高温锻烧的感觉。感知一种设计素材就像感知一个鲜活的生命,继而赋予它适合的形状和造型,这个过程就像孕育生命”。

而今年发布的新品中,黑川雅之为哲品设计的是两把手工打造的银壶:“娥眉”和“满月”。“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这一诗句唤起的是人们对生命和永恒的思考,也成为黑川雅之的灵感来源。选用银材质,意味着随着使用和时光流逝,壶体上会留下第一无二的痕迹,呈现出不同的光泽。从“满月的光辉”到“云遮晦暗”,银壶与月亮一样,有着耐人寻味的变化。

哲品的办公室位于广州TIT创意园,对面就是微信总部。作为移动互联网时代的标志性产品,微信彻底改变了人们的社交方式和生活状态。与互联网短时间内的摧枯拉朽相比,设计的力 量柔韧而持久,由无数个意念堆叠,改变在潜移默化中发生。采访的最后我问刘启明最近有什么好玩的新设计,他透露:“我们正在为故宫设计一套茶具。”“嘿,该不会复刻一套雍正的 茶壶,做一系列四爷同款吧?”我打趣道。“哦不,我们把他的印章做成了茶壶,叫做‘得妙’。”

“感知一种设计素材就像感知一个鲜活的生命,继而赋予它适合的形状和造型,这个过程就像孕育生命。”
——黑川雅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