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给设计师的联合办公空间应该什么样?
这里是A/D/O的答案
2017-10-20 | 撰文:张晶 / 编辑:猫文谭 / 供图:A/D/O

创意空间、设计学院、设计商店、餐厅、咖啡馆、孵化器,它都是A/D/O的一部分。


毫无疑问,如今在纽约谈论起创意,第一个念头应该是跨过东河,到对面的布鲁克林去。不过,即便你可以在布鲁克林找到很多联合办公空间,但A/D/O和它们都不太一样。

 

 

解决城市问题的中心

与周围环境融于一体的A/D/O空间 图片:nARCHITECTS 摄影师:Frank Oudeman

从地铁L线Bedford Ave站下车之后,你得步行十多分钟才能到达A/D/O位于Greenpoint的空间。尽管沿途随处可见士绅化(gentrification)的牺牲品——一幢幢立起的高楼,被咖啡馆、有机超市所取代的传统面包房、肉铺和药房……但这里依然保留着原有强烈的工业色彩——大量的汽车维修工厂,以及切割大理石的车间。


这正是A/D/O所处的那个正在发生变化的街区。你的确很容易错过这里,因为它看上去和周围的一切完全融为一体。这个2100平方米的空间最开始是个仓库,后来一度成为Brooklyn Night Bazzar,类似那种气氛随意的大排档。


建筑事务所nARCHITECTS的联合创始人Mimi Hoang很熟悉整个街区,这实际上是他们接受这个项目之后要做的第一件事。“我们想尽可能保留这种气质。它看着很新、很酷、很时髦,但又不需要过度装饰和精致。”Mimi Hoang说。

A/D/O空间中为设计师准备的激光切割机

如今这里有25个作为会员的设计师,他们需要每月支付600美元,可以享有一个固定的长桌,并可以随意使用一些诸如3D打印、激光切割等设计师需要的工具和设备。了解到一些人不一定熟悉这些器材和设备,A/D/O还找来专门的人提供技术指导。这些设计师通常拥有三到六个月的空间使用期限。A/D/O运营总监Nate Pinsley透露说,等待入驻的设计师名单很长,这不难想象。


更多偶尔到访的人,则能使用A/D/O近500平方米的免费公共空间,每天将近有400到500人在这里往来和停留。部分空间留给了MINI的孵化器项目URBAN-X。入口处还有个不太寻常的设计商店,这里会出售世界各地的限量版产品,包括数千美元的音箱,但更重要的是陈列和出售入驻设计师还在试验阶段的产品,偶尔会有URBAN-X孵化的公司的产品,比如创业公司Brooklyness的产品——一辆重达37磅的折叠电动车。


来自这些设计师的微薄租金显然难以覆盖这样一个庞大空间的运营。它背后的赞助者是汽车公司MINI。随着千禧一代的数量正在快速增加,很多汽车公司都会以各种方式吸引年轻人的喜爱。在纽约曼哈顿上街区,凯迪拉克也开设了一个生活方式中心Cadillac House——它是个画廊、咖啡馆、汽车陈列室,也是一个面向公众的公共空间。

A/D/O内部的免费公共空间

MINI似乎并不满足于这些,它想和未来产生更深刻的联系。如果说它在这个空间唯一留下什么痕迹,就是这个名字本身——A/D/O。它实际上是Amalgamated Drawing Office的简称,这是这个来自英国的汽车公司的设计和工程团队在1950年代使用的名字。最早的A/D/O创立了第一代Morris MINI,如今它依然是世界上辨识度最高的一款车。1994年,BMW收购了这一公司并将之重新命名为如今的MINI。


A/D/O的成立,也是MINI品牌重塑的一部分。在整个设计的很长一段时间中,nARCHITECTS和MINI都处于一个对大的方向研究和讨论的阶段。“我们知道这里会有个孵化器,会有个设计中心,但它究竟应该是什么样子,要放车在里边吗?”Mimi Hoang说,“最终我们决定它应该成为一个激发城市生活讨论、解决城市问题的中心,而不仅仅是个设计和产品展示中心。”


现在来看,空间中看不到熟悉的MINI的车型,只有入口处的一块立起的牌上写明它的来历。这种“无形”看上去是更好的主意。商业色彩在这个空间当中做出了必要的隐退,这令它看上去更符合初衷——一个真正提供给设计师和创意人士的联合办公空间。



为设计师设计一个空间

Assemble在A/D/O中创建的一个模型工厂“A Factory ”

为设计师设计一个空间,倒是有点像让一个记者去采访另一个记者,充满着交锋和挑战。“不难想象,URBAN-X和A/D/O的人都需要开放的氛围。因此,我们要让事情自己发生,呈现一种未完成的状态,才能带来不同的可能性。”Mimi这样描述自己的想法。


整个设计和建造持续了一年半的时间。最终,入口凹进去的走廊是整个建筑做出的最大改变。这像是对外界发出的一个信号,邀请人们走进这里,让整个空间尽可能显得公共化。一旦进入空间,大门笔直地通向后面的庭院,免费的公共空间则位于走廊的两侧。一切都显得友好而开放。凹进去的部分,也给了零售商店临街展示的机会。


建筑的原有元素大部分也被保留下来。朝向街道的窗原本存在,Mimi提供的方案最终让窗变得更大,大量光线毫无遮挡地进入,这样一天多数时间这里都会显得明朗而开阔。至于为了扩大窗户被拆掉的砖,干脆挪到了窗的四周,上面的涂鸦也被完好无损地保留下来。“这也符合我们的想法,我们不喜欢刻意寻找那些过去的旧东西,而希望新和旧能融合在一起。”Mimi说。

A/D/O的公共空间 图片:nARCHITECTS 摄影师:Frank Oudeman

空间当中也没有太多的墙和门,区域之间的划分并不明显。他们进行了很多的选择和试验,哪些需要关闭,哪些可以打开。免费空间也像整个区域的中转站,餐厅、设计商店、会员空间,都和这里相连,最终渐渐在另一端进入会员空间前变窄,给外来者一种微妙的暗示。


A/D/O的中央,有个特别的存在——一个高达16英尺的棱镜式天窗“periscope”。它由纽约设计事务所Caliper Studio完成,除了让更多光线进入之外,透过它能同时看到布鲁克林和曼哈顿上街区的建筑群。Mimi和团队还在天窗下设计了一个像太空飞船一样巨大的圆形椅子,人们可以躺在那里,观看天窗中的景象。

A/D/O的中央高达16英尺的棱镜式天窗“periscope”

“你可以看到曼哈顿,但是大家都知道最有趣的事情发生在布鲁克林。你也可以看到Wythe大道的两端,一端已经开发得很成熟,另一端正在发生很多变化,这也象征着过去的布鲁克林和未来的布鲁克林。”Mimi说,“布鲁克林有很多不一样的历史。我们希望呈现这种历史的层次,但也不要特别沉重。A/D/O是一个面向未来的地方,如果只是展现19世纪老工业时代的事物,会显得很愚蠢。”

 

虽然如今你可以在布鲁克林找到各种高级餐厅和美妙的食物,但是即便为了食物本身,来A/D/O的理由也足够充分。全天开放的北欧餐厅Norman坐落在入口的开放空间内,充满着斯堪的纳维亚风格,早晨会提供北欧独特的烘培面包,只有到晚上才会由侍者服务。餐厅的创始人之一Claus Meyer创办了丹麦的传奇餐厅Noma,一年前搬到了纽约,而另一位创始人Fredrik Berselius同样是一位米其林餐厅主厨,在布鲁克林拥有知名餐厅Aska。

位于A/D/O入口的开放空间内的北欧餐厅Norman 图片:nARCHITECTS 摄影师:Frank Oudeman

“他们拥有自己的高级餐厅,但也想做些有趣的实验,所以就合作开了这个餐厅。”Mimi说,“A/D/O是个相对小的社群,这里不是WeWork。这里的人都做着很有趣的事情。他们是经过选择的人群,非常聪明,充满创意。这里发生的有趣的对话能让彼此相互受益。很多联合办公空间都很吵,大家坐在格子间里,要么看着手机,要么戴着耳机,我真不知道他们怎么互动和交流。”


作为设计平台Core77和A/D/O合作后选出的第一批驻场设计师(designer in residence),工业和空间设计师Casey Doran Lewis也觉得“这个地方一切都很适合”。


2009年从犹他州的Brigham Young大学毕业之后,加上实习,他先后差不多在各类设计公司做了9年,包括Dror Benshetrit(纽约)、Atlason(纽约)、Yves Behar(纽约)、Form Us With Love(斯德哥尔摩)、Fuseproject(旧金山,不久前被蓝色光标收购75%股权)。他曾经参与给家具品牌Herman Miller设计过办公室家具系列Public,还为三星做过一个曲屏电视S9W。

A/D/O的驻场设计师Casey Doran Lewis和他的3D打印雕塑

9年之后,他想成为一个独立设计师,也正是在这个时机接触到这个项目。“我想他们可能对我的背景很感兴趣,在很多设计公司工作过之后,一定能独立做点什么。”不过成为独立设计师也有其不便之处,包括手边很难找到各种工具和材料,A/D/O正好解决了这一点。虽然他自己的工作室离这里并不远,但他很久没去过自己的工作室了。


相对那种提出解决方案的设计师,Casey更像个习惯动手操作的人。“我画草图也比较插画风格,其它工业或产品设计公司,都习惯绘制得很精准。我只想很快把自己的想法画出来。”如今他常常是当天画出草稿后,就马上用3D打印机打出来。他计划在驻场期间完成100个小雕塑,之后再看看它们可以做什么,它们当中的一部分现在被高高放在架子上,像是一些迷你家具。来这里工作的3个月,他的插画风格的草稿已经画满了整个本子。


换做此前在设计公司,一切做法都是完全反过来的,这正是他想变化的原因。“人们通常都是形式追随功能(form follows function),而我想让形式创造功能(form creates function)。并不是说我的好,他们的不好。只是如果我能感受和触摸到一个事物,我会变得更有创造力,更能激发我为它找到更多用处。”A/D/O对他来说,恰好提供了这种尝试的可能。


Casey对那种大规模工业化的产品没什么兴趣,也对执着特别细节的东西不太感冒。“我喜欢不那么标准化的产品,独一无二的感觉。这也是为什么我想做空间,这点比较容易实现,因为很多时候空间只有一个。”


在今年10月去意大利的米兰工业设计学院(Scuola Politecnica di Design)攻读建筑和室内设计硕士之前,他一直待在A/D/O。“这里的人都很像,能够彼此启发。一些人之前很多都在做2D,现在又在实验3D。我和他们也讨论过合作的可能。”

A/D/O的驻场设计师Kelli Anderson,她既是艺术家,也是设计师。她还曾经设计过一款增智长知识的app“人体探秘(The Human Body)”

第一批来到A/D/O的人的身份都显得难以定义。Kelli Anderson既是艺术家,也是设计师。她画画,摄影,也会编程和制作静态影像。Melodie Yashar负责的SEArch+则致力于帮助人类在地球之外更好生存。来自布鲁克林设计事务所的Josh Metersky和Aiden Bowman,同时拥有工程、设计和艺术史的背景,他们选择了NASA曾经使用的双色镜,制作了Janus(亚努斯,古罗马神话中的门神及一切开端之神,常被描绘为有两张面孔,一张回顾过去,另一张展望未来)落地灯。


Casey最终的梦想,是能够设计和运营一个自己的餐厅。“餐厅可以改变一个人当天的心情。很多时候冷冰冰的产品做不到,就像我不觉得我和任何硬件产品会有什么情感上的联系,但一个餐厅却可以。”不过他也承认,更实际一点的想法,可能是毕业后开个设计或建筑事务所,做些家具和室内设计,“当然这就需要找一个品味好、懂商业管理的合伙人。”



让创意和创新流动

Assemble在A/D/O中的模型工厂“A Factory”内部

Mimi也遇到过很多像Casey这样的人。他们当中一些人就住在附近,大多是自由职业者和创意工作者。“不一定是设计师,他们说很喜欢到这里工作,这里不那么正式,拥有充足的自然光,这里的食物也很棒,还可能遇到一些志同道合的人。”Mimi说,“这里需要让对话发生。无论是正式还是非正式的对话。让创意和创新流动,是这个空间存在的关键。”


这大概也是A/D/O找到Nate Pinsley担任运营总监的原因。他此前有着在社会企业工作的背景,也懂得如何运营社区。在他的积极推动下,A/D/O当中的Design Academy会定期组织讨论和各种活动,它们往往也是围绕城市议题展开的。

“乌托邦和反乌托邦:设计我们想象中的未来”论坛现场

2017年1月,这里举办了一个为期3天的盛大活动——“乌托邦和反乌托邦:设计我们想象中的未来”(Utopia vs Dystopia:Designing our Imagined Futures),这场活动讨论了大量文化和城市变革的话题,比如人工智能、自动化以及新技术。

 

如果当时你在现场的话,会听到类似这样充满思辨的有趣观点,“一个人的乌托邦可能是另一人的反乌托邦。”它来自英国的设计评论人Alice Rawsthorn。她对设计的定义是,“设计是变化的代理人,它能够帮助我们搞清楚正在发生的事物背后的逻辑,并把它转变为一种优势。”


每次活动的时候,室内和室外空间都挤满了人。“我们希望人们在这里能够分享他们的好奇心。”Nate Pinsley说。

“常识(Common Sense)”的讲座和工作坊的现场

今年5月13日,一个名为“常识”(Common Sense)的讲座和工作坊也曾在这里举行。它通过最基本的人与人之间互动的媒介——材料和舞蹈、声音和视觉——来探讨设计师究竟多大程度上可以改变世界。嘉宾当中还包括《纽约时报》迄今唯一一位气味评论家Chandler Burr。


活跃于纽约的非营利建筑活动组织Open House New York也曾选择在这里举办派对。今年9月,和设计咨询公司Frog Design关于未来种植业的合作Futurecasting也在这里第一次推向公众。


如今纽约并不缺少给创意人士工作的办公空间,不过至少活动的丰富性上,这些空间很难和A/D/O相提并论。同在布鲁克林的New Lab,位于二战时建造船只的Brooklyn Navy Yard建筑群当中的一座,更像一个专注技术和硬件的合作办公空间。曼哈顿上的NEW INC,则是由新美术馆成立的非营利艺术和技术孵化器,艺术色彩更浓。至于电影和媒体人居多的Neue House,有着复杂的进入程序,更像是个势利的高级酒店的大堂。


“我们的一些设计师朋友也有自己的工作室,但还是愿意来这里。”Mimi说,“这种气氛很不一样。”


第一期项目结束的时候,URBAN-X旗下成员都拿到了下一轮投资或成功实现了众筹,整个过程中,从URBAN-X以及它支持的多达2000平方米的设计师办公空间A/D/O当中获得了支持。Brooklyness会在位于布鲁克林的A/D/O空间的商店当中出售它的电动折叠自行车。7月下旬,A/D/O空间当中的开放式餐厅Norman,也会率先使用Farmshelf的产品。


7月21日是新一期项目申请的截止日。在此之前,URBAN-X也在伦敦、巴黎、慕尼黑、加拿大等多地进行了路演,“我们想通过接触当地解决城市问题的领导者,来挖掘更多的公司。”项目总监Micah Kotch说。这些公司来自世界各地。选择项目的时候,首先会看团队,以往是否有出色的记录,执行力强不强;第二,他们要观察的一个大的问题是模式是否不易被模仿,整个公司有没有更大的战略性想法——无论是居住、出行。“几百份申请,竞争十个席位,竞争很激烈,就像申请普林斯顿大学一样。”Micah Kotch说。


Micah Kotch的日常工作之一就是确保这些项目正常运行,但是再精细的日后扶持,也没有比初期选择到对的项目本身更重要。在此之前,奔驰和福特这样的汽车公司,也同样有不同规模地支持一些创业公司和创业者的项目。相比来说,Micah Kotch支持的公司并不局限于出行领域,还涉及提升政府效率、垃圾处理、能源问题……甚至居住话题。“我们可能比其他汽车公司更具野心,视野更开阔。”

在A/D/O的空间当中,还可以看到巨大的、金属外观的模块长椅,它们来自MOS Architect。“这些模块千变万化,我很喜欢它们为时装秀做的那款。”在带我参观商店的时候,Nate从书架上拿下一本专门展示这些作品的书翻给我看。“我们不需要那种只能看的艺术品,而希望人们和它进行接触和互动。”


这种互动无处不在。当中的长桌可以随意变成Z形、X形,或者一字形,这让A/D/O本身具有极大潜力进行演变。“这个空间并没有成形,它一直在变化。我们很喜欢隔一段时间再回去,看着人们怎么在这个空间中做实验,很有趣。”Mimi说,“我们不喜欢提供一个固定的方案,而希望它可以自己变化,这才是最好玩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