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4-18
想知道这根香蕉经历了什么吗?
冰岛艺术学院学生为香蕉打造一本“护照”

它出身自南美洲的厄瓜多尔,从这里的瓜亚基尔港出发,在不到两周的时间里,途经巴拿马,越过大西洋,来到荷兰的鹿特丹港,最后落脚孤立的北欧冰岛。虽然它只是一根香蕉,但是它的经历却足以让每一个准备食用它的人,肃然起敬。

 

冰岛艺术学院的两名学生 Björn Steinar Blumenstein 和 Johanna Seelemann 在他们的毕业设计里,为这样一根香蕉制作了一本护照,并以该作品参加雷克雅未克的“三月设计”(DesignMarch)展览。设计者用拟人语气为香蕉代言:“我们历经了长途跋涉,乘坐卡车、火车、轮船,跨越数千公里,最后留下的却只是一个小小的不干胶贴,上面写着不近人情的‘made in + 国名’。”——言下之意,香蕉也要有护照。

像这样一根香蕉,要途经 8800 公里的旅程,历时 14 天,经手 33 个人,才能从原产地来到最后的零售地点。

正如设计者宣称的那样,这本“香蕉护照”做得可谓是惟妙惟肖。它以现行的厄瓜多尔官方护照为蓝本,“官方”logo和身份栏目一应俱全,还有该香蕉的“正面免冠”照片;而右边的入关页上则盖了途经国家的“官方”盖戳和入境日期,显示它的漫长旅途。为了落实这本护照的“真实性”,两位设计者从香蕉的进口货运商那了解资讯。他们还发现,像这样一根香蕉,要途经 8800 公里的旅程,历时 14 天,经手 33 个人,才能从原产地来到最后的零售地点。

 

这个严肃的玩笑,不仅表达了学生们对香蕉先生一生颠沛流离的同情,他们更希望让人们关注到人口以外,各类商品的全球化“旅行”——“香蕉、服装、咖啡、卫生纸、手机、铅笔。所谓的‘旅行’活动,有 80% 都是由在世界各大洋上航行的货船来实现的,这么大一块领域,竟然被人忽略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