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60岁原研哉一样拥有强大创造力
2019-01-08 | 撰文:黄木/图片:「CHINA HOUSE VISION 探索家」

闭幕前四天,原研哉的“探索家”提前结束了。

 

作为一个对细微差距锱铢必较的设计师,「CHINA HOUSE VISION 探索家——未来生活大展」令原研哉投入巨大心力。2018年9月22日,这个由原研哉策划、由著名建筑师隈研吾担纲会场设计,旨在联结诸多国内外知名建筑师和设计师、与多个企业一起,向人们展示未来居住环境种种可能的项目刚一开幕,我们便得知原研哉因此积劳成疾。

 

“实在不好意思,这太少见了,他很少生病。”在鸟巢南广场的会场里,原研哉事务所的中国负责人向我们不断道歉。因为重感冒,在那一天,由原研哉亲自为我们做导览的计划不得不取消。听到这个消息,和原研哉因这次项目接触过的人都开始不由自主地回忆他对细节的执着。「CHV 探索家」是由一位位设计师和一个个企业共同完成的展览项目,让合作者印象深刻的是,当原研哉发现细节不能达到他的要求时,他就会亲自上场。

「China House Vision 探索家——未来生活大展」展览现场,左图空间为华日家具与建筑师青山周平打造的空间装置

一旦决定就忘我投入,是和原研哉工作很有感染力和吸引力的部分,2018年11月4日,当我和原研哉交谈时,我惊讶他的中国翻译竟能如此准确地传递原研哉想表达的看法。“从他第一次来中国我就当的翻译,”私下里,我们交流时,翻译告诉我,“他改变我很多。”谈起原研哉,翻译既把他当作工作伙伴,也看作精神导师,他认为原研哉不放弃和一旦决定做什么就用尽全力的态度给了他非常强大的精神感染。

 

从 MUJI 的艺术总监、日本设计中心的代表到武藏野美术大学教授,已经 60 岁的原研哉仍在多个领域表现着他强大的创造力,保持着常人难以想象的工作强度,从某种意义上,这正和原研哉事必躬亲、极高的工作热情和责任感密切相关。

 

对原研哉而言,忘我投入从不是一种自我表现,而恰恰相反的是,那是一种把全部注意力专注在做事而非自我情绪上的力量。和原研哉交流之后,这种专注和忘我正是这位设计大师给我留下的深刻印象。

「CHINA HOUSE VISION 探索家——未来生活大展」将知名企业与建筑师一一配对,旨在探索未来居住的可能。上图建筑为 MINI 和 PENDA 磐达建筑的建筑师孙大勇共同打造的Urban Cabin 望远家

静静地推门而入,静静地点头问好,静静地坐下。清晨八点半的颐和安缦,在空无一人还是半暗的静谧酒店大厅里,我和公关等待正在用早餐的原研哉。当被通知可以了的时候,我被带到酒店大堂后面的咖啡室,采访正是在这里进行。颐和安缦由颐和园延展而出,在这个以皇家园林为基础的酒店里,原研哉是一个不动声色的存在,他的气场是安静而稳定的,面前摆放着中国武夷红茶正山小种,褐色茶汤静静地和环境融为一体,能看得出他在尽可能避免任何突兀的喜好打扰到他所处的世界,他让自己无声无息交融进了由明式家具和古典画所构成的古中国世界中。

 

这种对所在世界充分尊重的价值观不难让人想起这天下午他在一个由中国地产商主办的对谈会上的言论。

 

这家地产商在中国以文艺著名,它们的很多建筑都因为给人一种放空和孤独的情感体验而受到很多文艺中产的喜爱。作为嘉宾之一,一位刚刚为这家地产商设计了一个在山间修行禅院的建筑师津津乐道地谈论起这座禅院如何能给人带来某种自我感动的精神高潮体验;和中国大部分建筑一样,以汉字为灵感来源的禅院陷到了极其强烈的形式感中,令其像一个闯入者一样和周围环境格格不入。

 

轮到原研哉发表自己对建筑和设计的看法时,他先是展示了一段自己设计的温泉酒店的视频,这家叫做“无何有”的酒店,名字正是来自中国哲学家庄子的著作《逍遥游》,“无何有”指的是一种“好像什么都没有又仿佛包含万物”的无为。在这家只有寥寥几样家具的酒店里,自然是绝对的主角,置身空荡荡没有任何过于人为设计痕迹的房间,你将更容易注意到溢满的自然光线、赤松、樱花、红枫和椿树林木,泡在客房里的露天温泉,窗外就是山景,你会觉得“无何有”是一个看似没有任何设计、却趋于无限可能的世界,它把设计痕迹无限抹掉,只为给更生动丰富的自然让位。

 

“设计不能太自我了。”当中国建筑师指着大屏幕上原研哉的设计,好奇地问这位一身黑衣、头发花白的设计师为什么总能达到设计提倡的至高境界——设计了却让别人看不出设计过,在那次交流会上,原研哉正是这么答道。

「CHV 探索家」展览上,小米科技委任建筑师李虎打造的“火星生活舱”

我们这次交流时恰逢「CHV 探索家」项目的最后一天。在前一天,因为项目内出现工程问题,这场展览被提前关闭,而随后的一天里,原研哉被迫要面对极大变化:因为场馆关闭,原定在场馆里进行的两场发布会都必须另找地方完成,两个地方相隔在北京东南四环和东北四环车行一个半小时的两侧,也因此,我们的采访时间被大大压缩。当我问起原研哉作为一个习惯尽力而为的人,遇到这种情况是否会感到失落和郁闷,原研哉的回答非常平静,他告诉我,他只会在自己能做到的层面做到最好,那些他无法控制的,他不会过度追究自己。

 

他的回答让我明白,从一开始拼尽全力筹备做到完美,再到此刻对意外的坦然,这和原研哉把自我表现让位于自然和客观环境、尽可能不打扰周围一切达到无我之境的设计观和人生观相同。在做事层面,这位设计师也是完全把事情放在自我之上,他会尽可能把这件事做好,而不让感受干扰到自己的付出,将自我超然或者消失在事情本身之中。这次中国大展正是他这一设计哲学理念在具体事件中的体现。

 

当你和原研哉交流时,他的安定会给你留下极深的印象,当他坐在你面前,他会让你明确感受到,在这半个小时里,他就是要为你们共同的目标进行服务和配合,那就是尽最大努力做好眼前的采访,这种专注和决心给合作者带来很大的心理支持。懂得如何用使命感精进和激励自己的工作,这也是很多以原研哉为榜样的创意工作者值得借鉴和学习的。而在这次时间有限的采访中,我们就这一话题与他进行了专注探讨,以呈现原研哉旺盛创作力和生命能量的来源所在。

MINI 和 PENDA 磐达建筑的建筑师孙大勇共同打造的「 Urban Cabin 望远家」

Q & A

Q = URBAN MATTERS

A = 原研哉

建筑师原研哉。摄影:筒井义昭(Yoshiaki Tsutsui)

Q:这次中国的「CHV 探索家」准备过程中为什么感冒了?

 

A:确实太过劳累了,正好积压在了这个节点上就发烧了,但休息了一天,就好转了。

 

 

Q:你非常强调感受力,但随着年龄增长、身体衰老,会不会担心自己的感受力不如以往或发生变化?

 

A:我从幼年时代到现在,从感受力来讲上并没有发生太大变化,上中学的时候,我经常被周围同学说是一个做白日梦的人,我经常会看着一个人、看着一个东西,自己在想别的事情,后来转入设计领域,这种状态变成了强烈地想要去实现一些别人看来不可能的事情的动力。我现在也一样,有很多想尝试的东西。比如我很想去日本的田野乡村去建设一些高档的酒店,能够展示自己的风土人情,我把这叫做对某些工作、某些事业的主动意识,现在已经迎来了 60 岁,从体力上比 30、40 岁时确实下降,但是这种意识诉求、包括这种主动性可能比年轻时还更加强烈了。

 

 

Q:谈到“白日梦”,很多人听到这是个“白日梦”就会放弃,他是怎么能够坚持下来并且把它和现实连通的?

 

A:年少时候的“白日梦”就是一些创意的想象状态,数学、物理这些理科更多时候从理性、逻辑开始思维,经验非常重要的,借助经验通过推理我们可以得出未来将往哪里去的预测,去成长进化。但像我这种做设计、这种创意领域的,假设和假想也非常重要,你针对一个事物充分展开你的大胆想象,看脑海里有没有这样的画面就很重要。

 

在无印良品时就是这样。比如,我和 MUJI 的团队就在考虑如果 MUJI 要做一个棒球队、一个航空公司会怎样?无论是棒球队还是航空公司都会带着 MUJI 的印记。这种敢于想象的能力对于设计师而言是非常重要的。

 

在自己大胆的想象过程中,一定要有一个强烈的想法,就是我希望这样去做、我希望达到这样状态、我希望这样实现它。在这种愿望的驱使下,如果失败了,或产生了较大落差、没有按事先预想的方向走,一旦遇到这样的情况,心理难免出现一个大洞;很多人这个时候会放弃,但我不会,我会想,我的目标在哪里,我怎么能够把这个大洞一点点填充实、一点点向那个方向去努力;在填平的一刹那,你的目标就基本达成了,这种知难而进的精神对创意工作者而言非常重要。

 

 

Q:您提到很关键的一点就是对困难的应对,但现在很多年轻人遇到困难就很焦虑、会选择回到自己世界里,他应该怎么学习去面对困难这件事?

 

A:这里面有非常微妙的东西,很多人怕失败、害怕受挫。但是在做之前,你首先要想,如何尽力避免失败,如何不让它失败。人终究免不了失败,但是你一开始不想让它失败但最后失败了、和你一开始没有深入思考最后失败了,这两者能产生的意志力和与失败抗争的决心是不一样的。

 

 

Q:如果一开始暗示自己不要失败,最后还是失败了,他应该怎么安慰自己呢?

 

A:比如「CHV 探索家」现场出现工程问题,这个问题正好出现在我们闭幕前四天,出现了谁都不愿意,谁也没有预料到,我们只能说命运使然。我们事先做了全方位非常细致的安全部署,按理说不应该出现这个问题,但是出现了,我的处理方式是,把这件貌似负面的事情用更积极的想法去思考——比如这是闭幕前四天发生的事情,但是如果是刚刚开幕两天,可能这个活动一下子就被终止了,又如果是闭幕的时候出现这个事情,还正好是闭幕式,可能会影响很多人;而正好赶上闭幕前四天,不是那么重要的日子,我会感觉发生这个事的时间点还是很幸运的。就像日本教科书上说,面对对方的气势,要尽量把它躲开,避开这样一些风头。这个和这件事一样,出现负面的东西,你不是说直接迎向负面情绪,而是要想办法把它转化正面的东西、转化为自己的另外一种能量,这个是非常重要的。但是在一开始,要尽量避开这样的事情,让它不要出现,出现就要从正面去引导。

 

再比如,像我们的领域经常有方案竞标,你抱什么样的心态去面对这件事:是拿不拿下来都无所谓,还是你一定要拿下来?我的做法是一定要拿下来,抱着这样一个决心去做事。当然我们知道竞标受很多因素影响,即便你没拿下来,但是你全力付出了、你尽力了,这个过程中就会赢得很多经验,这会变成你的财富,在下一次会给你很多回报,你全力以赴去做这件事才能得到最多的回报。

 

 

Q:全力以赴需要团队配合,你是如何调动团队的?

 

A:我的团队价值观都一样,合作这么长时间了,这保证了我是怎么想的,我的团队就是怎么想的。

 

 

Q:有没有给自己的人生设置什么终极目标?

 

A:我现在非常希望往前推动的是移动,21世纪的人们处于更多的移动出行状态,移动状态会涉及目的地的设施、服务,这里面就有很多细化的东西。我现在希望借助机缘,把有才能的人和企业汇集在一起做一些事情,我把这个叫做编辑、一种综合的汇总,带动日本一些乡村重新焕发活力。

 

 

Q:为什么把出行作为终极目标?

 

A:我非常尊敬世界各个地方的风土文化,有句话叫做,你不到那个地方,就感受不到那个地方的文化,所以我很强调能够到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