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好好住”创始人冯驌
“生活最大的快乐和意义是一直像现在这样痛快地做事情”
2018-08-24 | 作者:石早@36Kr / 图片提供:好好住

认识冯驌在十二年前,我在成都旅行,偶然看到一本校园独立刊物,虽然现在已经忘记了内容,但当时的杂志格调令人记忆深刻:张扬、自我、图片排版非常雅致。那时我在一家北京的都市报工作,抱着试探的心态联系了这本刊物的主编:冯驌,我不太会念他的名,后来了解到,这个字念“sù”。

 

正如他生僻的名字一样,出现在报社前台来实习的男孩有些古怪,比想象中瘦弱,还带着一种不善言辞的奇怪。在我们短暂了做了一阵子同事后,冯驌去了其他媒体,比我们更快地进入互联网。在我记忆中,他兴趣很广,图片、摄影、养花、养猫……以及在家里摆弄一切。

 

他喜欢装修(这点很奇怪),喜欢和朋友分享一切他看到的美好小物,喜欢从世界各地淘宝奇怪的小零件:印尼的编织筐、泰国的蜡烛……器物在家里像是刻意地随意摆放,凌乱,但组合起来很是别致。

冯驌家里的器件和宠物……养猫、摆弄花花草草
冯驌的兴趣爱好在他家里格外明显

他是我认识的所有朋友中少数因为热爱所以开始创业的年轻人,2015年,他创办了家居生活分享平台“好好住”,鼓励用户在APP上分享真实的家居图片。很快,这个社区集合了大量都市人,他们和冯驌品味相似,同样热爱生活、乐于分享。某种程度上,好好住重新定义了“何为中国城市的美好生活”。

 

冯驌有着独特的审美,他喜欢性冷淡风格的酒店,也喜欢西班牙高迪那种明媚的色块,同时对木制编织家居小物情有独钟,也不排斥老北京那种“老炮儿”。与此同时,这样一个风格折衷的人也是一位忠实的MINI车主,他对MINI的设计情有独钟:“一辆车的外观对我很重要,样子不能过时,MINI就没有过时的感觉。”谈及自己为什么选择MINI时,冯驌说,他理解MINI在审美层面其实对用户做了反向的选择——“喜欢炫酷还是经久耐看,这本身是两类人,我是后者,MINI就是经久耐看的类型,其实我这类人反而要求更高,对审美的理解更加成熟稳定,人生观也比较豁达。”

家居生活分享平台“好好住”创始人冯驌

2018年3月,好好住获得了B轮融资,四家顶级机构投资千万美元。这个社区成为了家居这个价值亿万的产业链条中最大的互联网平台。基于此,我约冯驌出来聊了聊,他已经成为了一个优秀的创业者,或许未来他会成为一个卓越的企业家。但是,这次聊天,我只想探究一个问题:当一个人因为热爱而展开一项事业后,他到底会经历什么?

 

 

Q&A

Q=石早

A=冯驌

 

Q:我记得“好好住”最早的一个雏形就是一个微博,叫“总有可取处”。你是基于什么情况开始从事家居这件事的?

 

A:特别简单。我当时在网易工作,做新闻,特别硬的那种新闻——时政啊,海啸啊,特别负面。那个时候,我妈在东五环买了一套房子,我帮她装修,之前我家在麦子店的房子也是我装的,两次装修之后,我对(装修)这件事特别喜欢。我还大量地看家居杂志,那个时候Google恰好推出Google Reader,我就订阅了四百多个国外的装修网站,每天看。注册微博是2010年,也不叫“总有可取处”,最开始就是想把微博当成一个收藏夹,每天放一些我收集的图,结果发现越来越多人关注这个账号,慢慢地就把它当作一个兴趣来做。

 

 

Q:为什么特别喜欢装修这件事?很多人觉得很痛苦。

 

A:我装修的时候也被骗过,但是我就觉得(装修)这个事情挺有意思的。把一个陌生的空间,按照你的想法,弄成你(喜欢)的样子,符合你对生活的需求,这个过程给你一种快感。

 

 

Q:我记得你最初的微博,以图为主,那粉丝是怎么积累的?

 

A:不知道,挺莫名其妙的。但最开始,我发的是一些国外的图,被很多人说风凉话,比如“这有什么好看的,都是国外有钱人家的房子”,酸唧唧的,后来我一气之下把图片全删除了。全删之后,我调整了一下,每一张图都选一个点,适合中国家庭,所以就改名叫“总有可取”,意思是总有一个点是我们可以借鉴的。

 

 

Q:现在看,这应该就是你创业的起点,那最初这个微博是怎么运作的?我记得很快就积累了不少粉丝。

 

A:最开始都是我自己玩儿的,后来发现挺多人关注,我就当做一个自媒体去做。那个时候大概每天发4至5条,闲下来发。

 

 

Q:那时候也没辞职吧?

 

A:还在网易。人生就变成了黑和白两种事情,黑就是阴暗的,做新闻,全部都是特别阴暗的东西。我后来去了腾讯,腾讯做的新闻更沉重。很多新闻工作者有抑郁症也是因为接触太多悲苦了。我觉得之所以我能保持积极,一方面因为天性乐观,再一个是因为做这个家居微博,有释放的出口,真的特别治愈。我记得有一段时间做失独的选题,大概采访了20多个失独父母,那段时间我和同事都陷得很深,真的完蛋了。后来靠着不断在谷歌看家居图片,才能缓解一下情绪。

 

后来2012年的时候,腾讯内测公众号,外面的人不知道,但是我在内部,知道内测这个事情,我当时就注册了微信公众号,最初也没有想明白到底该怎么写。

 

 

Q:总结一下就是最初创业的点子还是因为自己的一个爱好,懵懵懂懂开始的,先有了微博,后注册了微信,这大概是2012年左右?

 

A:对,微博一直在发,微信从注册大概一年多,到2013年没有什么进展,第一是不会运营,第二是我那段时间挺忙的,没有时间做微信。后来2013年有一天,我写了一篇东西,讲我如何装修我爸的老房子,写得很长,发到微信上,结果很多人转发,我忽然发现,做微信公众号一定要写得长,内容一定要丰富。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就把微信公众号捡起来,写比较长的东西,然后微博和微信一直做到2014年。

 

 

Q:我印象中你还做过一家卖灯的淘宝店?

 

A:对。其实所有喜欢家居的人心里都有一个梦,开一家属于自己的家居店,代表自己的审美或者是方向,比如我的方向是热带风格的家居用品,藤草竹那些东西,所以我淘宝店最初卖的都是藤草竹。那段时间我经常业余时间去进货,买便宜的机票去东南亚,越南、泰国、印度尼西亚……跟当地人混在一起,讨价还价,找物流公司把货运回北京,在北京自己找仓库。其实挺辛苦的,但是我很喜欢这件事情,做得还挺来劲,记得一个月大概盈利四千块钱,真的很少,但就是喜欢。

 

 

Q:在东南亚是如何找到这些家居批发厂的?

 

A:挺蠢的办法,上网搜。比如说去越南,知道越南河内附近有很多的工厂,但是也没有更多信息了。到了河内打电话找包车司机,条件之一就是问他知不知道河内附近有什么工厂,想买新家具用品。大多数司机不知道这个事情,后来打了大概十几个人,其中有一个说知道。我说,好,你大概知道多少家?他说,知道十几家。后来我们一起开车进村,看到硕大的工厂,特别震惊。

 

当地工厂对我这种小卖家的态度都非常友好,厂长来接待你,带着去库房看。那次我大概花了三天的时间,河内周边转了20多个工厂。泰国也一样,家具手工制品集中在一些村子里。比如在清迈,我自己租摩托车转悠,看到什么地方有厂子就停下来,一般一个村子一大片都是,你挨家挨户看就可以了。

 

 

Q:所以为什么你一个淘宝店主,后来反而开始做“好好住”了?

 

A:淘宝这个事,我发现做不大,这个就是买手店。另外,我真正想解决的问题不是满足自己的小情绪,卖点自己的喜欢东西。我总想解决多一点的问题,后来发现做互联网产品可能就是一个很好的方法,因为互联网可以解决很多问题,教育很多人,改变很多人。比如我的微博、微信公众号,那时已经轻轻松松改变了很多人,很多人会跟我说,看了你的微博、微信后,装修很顺利。

 

 

Q:真正决心创业是2014年吗?

 

A:其实2013年的时候,我加入了一家家居公司做运营,也是腾讯出来的人做的。其实家居行业很大,你从任何一个角度切进去都可以做,那家公司的问题就是,它不断换方向,每一个方向都是浅尝辄止。我那时候目标很明确,想从C端切入,但上面有一个CEO,我得听他的,而且要说服他。后来,我就决定离开了,我想明白了一件事情,不想听任何人,我要自己做事情。

 

 

Q:这里面我非常好奇的一点:你自己做媒体,后来做淘宝,然后选择从C端切入家居,还选择了C端里最难做的社区形态,一定要聚拢一群人在你的产品周围,你是怎么想的?难上加难?

 

A:我理解,做编辑也好、运营也好,我喜欢成为一个组织者,搭一个框架,做一个生态系统,再去把各种角色灌进去,很自由,没有想过这个事好不好做。

 

其实创业一直存在几个不同的轨迹,一类方向是看VC在看什么,创业者就做什么,像我以前有个老板,VC看O2O,就做,但是他连用户都没有。这种面向VC的思路也不能说不对,因为创业本身有两个目的:一种是有的人想做一件事情,我属于这个;另外一种人是想成功,至于做什么——无所谓。

设计风格有些“居家”的好好住办公室

Q:当时我还觉得你创业胆子很大。微博微信一些粉丝基础,就上路了。

 

A:其实两个平台的粉丝不到20万。我一开始就没有想做巨大的事情,也没有考虑过失败,或者值不值得做。我就是特别想做家居,但不愿意加入其他公司,真正决定辞职全身心做的时候,最初特别的艰难,特别的艰难。没有投资人愿意投。

 

 

Q:最初就你一个人吗,没有找其他人?

 

A:就是我一个人,很简单。对我来说什么是真正意义开始创业?就是我雇用了第一个人,他帮我打理淘宝店,做客服发货什么的,每个月发4000块钱工资。当时我淘宝卖的东西并不便宜,落地灯卖600块钱一盏。我家人都觉得莫名其妙,什么人会买这些东西?但特别有意思,全国各地买家都有,那个就算创业吧。我还给别人写稿,每个月差不多挣四五千块钱,其中两千块钱交房租,剩下两千块钱过日子,觉得还好,就这么干着,这样的日子大概过了一年时间。

 

2014年底,我又接了一个新媒体外包服务的工作,这之后收入就比较稳定,我拉来了一个运营总监,也是现在“好好住”的内容运营总监。我当时给她开的工资非常好,因为我觉得人家凭什么跟你创业,我许不了百分之百的未来,但至少要许人家正常的薪水。我当时就想,我要做一个好老板,以及要做APP。

 

 

Q:听下来整个创业过程最有意思的一点是,如何在无数个关口,没有成为淘宝店主和自媒体博主,而是成为一个真正的产品人,毕竟能够抵抗短期诱惑做长期价值的人是少之又少。

 

A:这个问题特别好,我深刻思考过,无数个岔路口,我做一个淘宝店能活下来,特别自由,过我想要的生活,我还能到处玩。我如果做一个营销公司我也挺赚钱的,但是我有特别强烈的互联网情节。我在网易、腾讯都做过,我知道产品是怎么回事。我特别想做一个互联网产品,没有一定要把公司做多大,而是要研发产品。做APP要钱,我先跟我妈借钱,跟我朋友借钱,借二十万,所有人都不借我。我妈说,“我有钱也不会借你”,第一是不相信我可以做成;第二是她逼我回腾讯,她想让我做稳定的工作。我那时候账面可能不到十万块钱,怎么办啊?很着急,最后一个朋友借了我十万块钱,总共就二十万,开始做APP。 产品研发、设计都是我自己一手找人做的。2015年4月份的时候,我想,我还是要开始融资。

 

 

Q:天使轮吗?

 

A:对。这里面有一件事触发了融资。 2015年春节后,我们在北京开了一家民宿,非常成功。第一是我想挣钱,第二是想卖一些家居产品,那个时候就有投资人开始找我聊,结果我发现,融资也没想象中那么简单。其中一个投资人把我伤得最狠,跟我聊了很久,说让我明天去他们公司,嘱咐我,千万带上银行卡,明天肯定给我打钱。第二天我去他公司,见都不见我,我等了三个小时。

 

 

Q:为什么?

 

A:不知道。非常有名的一家机构,就是不见我,前台让我等,我问前台这个人在不在,回复是,在里面开会。我等了三个小时,我也不敢打电话,过了三个小时之后,不得不走了。其实现在想,我能理解这个投资人——不愿意当面拒绝。但我又是一个特别傻白甜的人,觉得没有明确拒绝我,就是对我还有希望,对我的项目感兴趣,实际上,根本不是这个样子。我后来特别难过,我对自己说,我不融资了。我就不信我活不下去,能做成什么样子就做成什么样子,绝对不融资了。

 

一直到夏天,我记得,有一天早上我还在睡觉,忽然接到一个电话,她说她是做投资的,我说,我不融资了。她说,“你别拒绝我,我们见一下,我之前也是做媒体的,刚转行做投资”;她还说,可以不讨论融资,就是想听一下我做的事情。她非常的诚恳,我就跟她约见面,在中关村吃了午饭。我跟她讲自己想做的事情,她一直在记,整桌菜一口都没有动。吃了两个小时,我一直说,她一直在记,两小时过后,她说,你看,这张纸左边是你刚才讲的思路,右边是作为投资人理解你做这件事的意义。她追问我说,“你就告诉我,右边这张纸,我的理解对不对?符不符合你的意思?”

 

我一看,她完全理解,还提炼了亮点。实际上,创业一定要做减法,最有亮点的事情可以达成就很好了。后来我很快见了她的老板,300万元,第一笔投资拿到了。这个“她”就是伏昕,她的老板是我们的天使投资人——九合创投的创始人王啸。

 

说真的,我之所以选择我现在的投资人,是因为他们特别尊重我,也懂我。当时投资人给我的建议是,关掉民宿,一定要做APP,把注意力放在用户价值。

 

 

Q:拿到300万元之后,好好住就正式开启了?

 

A: 2015年6月底,投资款正式到账。9月份的时候,两三个工程师进来开始做,花了三个月的时间,1.0版上线。当时好好住的第一版主要想让大家分享家居图片。

 

 

Q:种子用户是怎么导进来的?

 

A:微信、微博往APP导。直到2017年年底,我们在推广上都没有花过钱。

 

 

Q:好好住在大家的印象里是一个特别有调性的社区,让我们看到中国人对家庭和对家居非常超前的审美。最初这个社区是怎么建立调性的?

 

A:有这样几个重点,第一就是你要有气氛,没有人愿意孤独地发声,大家希望很多人一起聊天,而且我们是一路的人,都喜欢家居;第二是一定要让用户有存在感、荣誉感。作为搭建舞台的人,我们也要想各种办法让社区内容丰富起来,不仅仅限于一种风格,我们也推荐美式家居,鼓励大家把思路打开,审美多种多样。后来我们又拓宽场景,比如咖啡馆、酒店一些好的细节,也可以分享。

发展到目前阶段,好好住用户的交流不仅仅在APP上发生,更延伸到了线下场景

Q:你觉得在创业的过程中,最痛苦的事是什么?

 

A:好像没有什么痛苦。我不太有压力,因为我经常跟我同事说,解决问题嘛,有问题就解决,真的解决不了那就认,就这样,我不太会(有压力)。如果你是一个特别玻璃心的人,创业这件事情的压力就太大了,因为创业者每天都在面对各种质疑。同事的质疑、投资人的质疑、用户的质疑、外界的质疑、同行的质疑……我把这个事情当做大家希望我更好,以更宽容的视角去看待,一切都是心态的问题。所以坦率说,我真的没有什么痛苦。

 

 

Q:好好住现融资到B轮了吧?应该是非常好的一个进展了。

 

A:嗯,B轮大概有千万美元吧,听着感觉可以用一辈子。我觉得很顺利,我妈今年春节的时候,还说了一句,我怎么觉得你们融资还挺顺利的?我说,我们融资是顺利,但是并没有那么简单。打个比方,一百个人里面可能只有十个人能看懂你。绝大多数投资人其实看不懂你在做的事情,尤其是家居行业,特别复杂,面临的不确定性挺多的。

 

 

Q:复杂是指?

 

A:因为投资很传统,很多投资人是纯互联网背景,只能投纯互联网公司,但是当互联网跟实业有结合的时候,外界其实不了解产业的游戏规则和逻辑。其实理解我的人都明白,好好住是在做改变行业的事情,也在做创造迭代的事情。那天,一个投资人见我,跟我说的第一句话:“你们这两年干死了好多公司。”我当时很震惊。干死了什么公司?原来包括创业公司、传统装修公司。但是我后来想想,确实好多公司没做下去。是不是我们干死的?未必是,是自己做得不好。

 

 

Q:我发现你对外部的环境没有那么敏感和焦虑?这不太像一个创业者。

 

A:我敏感,但我不焦虑。我的投资人告诉我,把你该做的事做好,不要太过关注别人在做什么。要关注用户要什么、行业要什么。

 

 

Q:好好住聚拢了一批希望探索美好生活的用户,伴随着这个平台成长。在你的观察里,用户有变化吗?

 

A:用户的需求越来越复杂了。一帮人飞快在成长,想要更好的生活,也会看到中国很多年轻人对生活质量要求非常高。

 

 

Q:我觉得好好住最有意思的一点是,能看到特别棒的家居分享图,再一看地标,兰州、西安,还有各种根本没听过的城市。我会觉得中国太大了,不能刻板定义一个地方,更不能认为二三线城市的审美都是不够时尚的。

 

A:我们的用户几乎可以说拥有这个地球上最先进的消费观念。让我第一次感受到地域颠覆的是来自一个特别早期的用户,他来自天水,甘肃天水。后来我跟他聊天,他是留学回国,回天水,他在天水有套房子,装得特别好。

 

 

Q:你现在怎么看家居行业?

 

A:这是特别性感的一个行业,因为客户单价太高了。好好住的一个用户如果开始装修,在九个月之内大约要花出去二三十万。对用户来讲,决策特别难。我希望好好住可以帮用户做消费者决策。消费者决策依托于看到别人分享了什么,另外,用户也需要通过系统化、结构化的方式获取家居常识,再做决策。

 

 

Q:其实我有时候在想,好好住这样的产品明明应该是一个很有调性的家居杂志做的?

 

A:不太可能。传统杂志主编是特别主观的。而我们现在每天做运营、做内容都要求看数据,用户的变化非常大,如果你常常用你的品味去影响别人,说实话,现在一些用户比我们的眼界和审美还好;另外就是,传统杂志或者品牌不了解用户的需求,不知道用户要什么东西,离用户非常远。

 

 

Q:好好住现在发展非常好,不论如何也算跑通了第一阶段,现在回想创业这件事,有后怕吗?

 

A:后怕,如果没有遇到理解我的投资人,我肯定做不下去。我觉得这三年的成长和变化是一轮轮的投资人加持的,我现在有四个投资人,都是教练型的投资人,他不是单纯的财务投资人,会教我怎么去看待事情,这是特别棒的一件事情。

 

 

Q:创业有过困惑吗?比如当初被投资人拒绝的时候,你有过一丝一毫怀疑所做事情的价值吗?

 

A:困惑?没有困惑。

 

 

Q:一直都没有?

 

A:没有。其实这跟我爸爸去世特别有关系,他去世对我打击非常大,就是你发现没有什么事情是值得后悔和惋惜的。没有,就是这事就会发生,发生就发生了,不由你选择,所以我们能做的就是把现在的事情做好。我当年因为照顾父亲延迟一年毕业,那一年,就天天睡在医院里面不回家,后来他去世了以后,我大概三个月完全恢复了,因为我知道我尽力了,完全接受了这个事实,所以后来我人生当中又遇到了好多困难,我没觉得特别的难。

 

 

Q:其实我和你在大学就认识了,和大学相比,你觉得你变化大吗?

 

A:特别大。我大学的时候是一个非常以自我为中心的艺术家,骄傲,非常骄傲。

 

 

Q:现在呢?

 

A:有耐心、肯包容,但也有原则。

 

 

Q:你觉得创业让你丢失了自我还是变得更好了呢?

 

A:两面看,我在面对自己的时刻没有丢失自我,但我可能一出家门,就在丢失自我。

 

 

Q:那么你现在快乐吗?

 

A:快乐吗?我不是很快乐。

 

 

Q:原因呢?

 

A:我痛快,我不快乐。

 

快乐是一种非常自由的状态,但我不自由,我要上班,我要处理各种各样的事情。我要向投资人做汇报、我要去说服他们、我要去安抚他们、我要承担很多的责任、我要做很多决策……公司所有最麻烦的事情,别人搞不定的问题都要堆到你这来,你觉得这样会快乐吗?

 

 

Q:痛快呢?

 

A:痛快是因为在做喜欢做的事情。

 

 

Q:所以你怎么保持内心的秩序?

 

A:我刚才说的,我没有把自己社交弄得特别混乱,我还是在保持着非常单纯的社交关系,有自己的爱好,比如旅游。工作上我会看得非常的清楚,不要焦虑,先把事做成。

 

 

Q:你对未来的期待是什么,公司上市?

 

A:有一次我在公司里开会,就提醒大家不要过多去想上市的事情,而要专注努力地做事,一切都是水到渠成,把事做成是最重要的。对我来说,生活最大的快乐和意义是我能一直像现在这样痛快地做事情。

 

 

Q:你如何定义理想中的美好生活?

 

A:现在的生活就是我理想中的美好生活啊。虽然不快乐,但是挺痛快的。因为第一,我在做自己认同的事情,而且有价值;第二是虽然我也没有太有钱,但也不至于苦大仇深吃不上饭,生活还不错;第三就是我的快乐很单纯,每年出去大玩两次;第四就是我有和谐的家庭生活——一切都挺好的。

从个人爱好开始,冯驌把家居布置、分享发展成了一项事业,他坦言,现在自己拥有的就是理想中的美好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