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rban Bloom论坛:
可持续时尚会是未来新奢华吗?
2018-03-23 | 撰文:um

为了满足人们的欲望,时尚行业对环境的污染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制衣行业是继石油行业后的第二大污染行业。那么,时尚和环保的矛盾是否能够被调和呢?可持续时尚会成为未来的新奢华吗?在3月16日的Urban Bloom论坛现场,几位来自时尚行业的思考者就这个话题展开了一场精彩的讨论。

 

主持人

论坛嘉宾

唐霜:其实环保时尚不是有机、回收就能涵盖的。它其实涉及从公平交易、道德关系,到原材料的种植、收割采集,以及我们的生产阶段……它涵盖了各个领域,甚至零售阶段。很多人觉得,时尚产业来谈环保是一个非常伪善的话题,因为制衣行业是继石油行业后的第二大污染行业。如果大家做过研究,就会发现,为了满足人们的欲望,这个行业对环境的污染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对于时尚品牌,对于时装行业从业者来说,这似乎就成了一个矛盾点,这是一个有原罪的行业。一方面,我们要承受这个原罪,另一方面,如今有些大集团,比如说开云集团,已经开始在用产品来回应这个问题,解决这个问题。我想听一下各位的看法,环保和时尚的矛盾是不是一定不可调和?你们是怎么看的呢?

杨帆在论坛现场介绍云衣间

杨帆:万事万物的发展都在矛盾当中,没有什么事情,是单方面的。时尚是大家衣食住行最必要的东西,而这个领域只要一点点的改变,就会放大到一个非常大的数量级。

 

王艳艳:我们觉得在尽可能的条件下,尽可能去做,尽可能去改善,我们也许不可能变得很纯粹,但我们每一点点进步,都可能带来更多的变化。

 

Isabella:你们的这些问题非常的有趣。一些大的集团跟品牌也已经开始关注时装的可持续性了,而且他们不仅认为这只是一种慈善。开云集团的总裁就曾说过,可持续时尚是一个明智的选择,因为在接下来的五年当中,肯定会有顾客希望能购买到可持续性的产品。如果我们没有做好准备的话,可能五年后就没有客户想要购买我们的产品。所以从这些决策制定者的角度来考量,在接下来的五年到十年当中,既然有这样的潮流,他们就要跟上这种潮流。所以,如今整个时尚行业也已经开始思考行业可持续性问题。主持人刚才提到,时尚行业是世界第二大污染产业,时尚产业还有很多工作要做,但既然顾客会有这样的需求,我们就必须要做出改变。我们之前也有产品使用了自然染料,有些客户对我们这种染料和产品非常的感兴趣。既然客户越来越感兴趣,他们就会迫使这些公司做出改变。

Isabella在论坛现场演讲

吴正夏:全球化后,大家听到的都是一些很统一的声音,不管是时尚行业还是其他行业也好,大家在世界工厂中循环。我们做这个事情也是另外一种思考方式,多一个不同的解决问题的角度。要有不同的声音,这才是一个比较理想的状态。

 

唐霜:我本人对可持续发展快时尚比较消极。我们知道现在很多国际上的大公司都在投入到这个概念上,包括开云集团,包括我个人不太理解的H&M,这个全世界快时尚的巨头。觉得除了思考产业内,我们用什么样的原料,用什么样的工人,其实这个产业的模式才是值得思考的——因为它的源头,是我们的贪欲和对商品无止境的渴望。而消费者的贪欲和我们对商品无止境的渴望正是这些超级大公司生存的源泉。我们的时尚行业就是被这些大公司把控的,只要这些公司存在,只要这是一个生意模式,他们就要无止境地生产商品,无止境地满足大众,这些东西不被消灭,更多的东西被生产,那环境肯定就会被污染。所以我想这是不是一个源头上的问题?

吴正夏在论坛现场介绍klee klee的品牌概念

吴正夏:所以这就是我刚才所说的,如果没有人去做这些事情的话,所有人看到的就是快时尚商业的模式,所有人都会认为只有这样才是能赚钱的。但实际上,像klee klee这样的品牌的存在,其实是可以做出一些改变的……

 

唐霜:正夏能不能给我们分享一下,你们这样的品牌的规模效益到底是怎么样的?你们已经有这个实力了,如果我们只是用一些并没有环保意识的商业模式,去养着一些环保项目,其实这样也是不健康的,我们也希望环保的项目能够有健康的商业模式。

 

吴正夏:我觉得还是要回归到时尚产业本身,比如说做衣服,你首先得把衣服做好,环保不环保,可持续不可持续另说,如果你做出来的东西不好,没有一个好的设计,没有长时间穿着的可能性,那其实就是不环保的——如果我的衣服质量不好,穿两三次就坏了,就不能穿了,那这个东西何谈环保?这就是对资源极大的消耗,因为我们要不停地买新的东西。如果你的设计只在乎当下流行的元素,而不是根据每年的设计改变自己的贩卖方式,也是很难做环保的。另外在规模这件事情上,每个企业有对自己不同的定位,越大的企业,可能它的原罪就越深,因为它需要一个规模去支撑它,从我们的角度来说,虽然我们不是一个很小的公司,我们是一个中型的公司,从我们整个的战略上来说,我们企业内部是偏向于一个社会企业的,盈利并不是我们第一大目标,对我们来说,怎样在这个话题里面深入研究,做更多事情,才是我们最大的目标。我觉得不一定需要这么消极,但确实需要做很多的工作,需要很多不同方面的市场,作为设计方品牌,包括我们的供应商,我们做这个东西的过程中也是非常的痛苦,因为我们要找到符合我们要求的供应商,不是那么容易的。供应商需要做出我们的面料,我们才能使用,整个工作其实需要很多很多的人一起努力。

扬帆:我同意正夏说的,有人在做就提供了一种可能、一种选择。我想打个比方,好比电影行业,在中国感觉尤其明显,院线总是在放一些大片,其实很多人是想要看一些有思想的独立电影、有艺术价值的东西。举个例子来说,有很多大的电影公司,就是在做商业片,它也有独立的基金来支持这些艺术电影。当这些公司有资金的时候,就会去反思,去做一些事情,这总比不做好。刚开始可能是星星之火,不过当消费者看到这些东西,有地方去消费这类的东西,也许可持续时尚以后就会慢慢成为主流,谁知道呢。我觉得我对此没有那么消极,哪怕以H&M作为一个例子,但起码它做了一些东西。另外我觉得完全责怪这类公司(也是不对的),它的东西为什么做那么大,其实也是因为市场、因为消费者有这样的需求。因为可持续时尚其实也要根据消费者自身的受教育程度、自身的独立判断、消费方式来逐步演进。

 

王艳艳: 话说回来,如果这些都源自于人的欲望,那最大的原罪是我们自己。从人的角度来说,人们在不同的年龄段有不同的喜好——在年轻的时候,你追逐更时髦的感觉,追逐每天有不一样的感受,有新的体验;当你到了一定年龄的时候,你开始关注你的周围,关注你的生活,关注你的环境,你也希望你的穿着是不是可以比以前更进一步,这也是我们存在的可能性和价值。人们到了不一样的年龄阶段,会产生不一样的需求,我们认为我们在选择这些有机的产品时,它其实是推广这种有机的农业方式,它其实对环境是有益的,哪怕H&M使用有机棉,它也会在无形当中推动有机种植业继续往前发展,其实对整个环境是有益的。再回到可持续发展这个话题,一个方面是讲究可持续,一个方面是发展。我们不可能因为可持续而不发展,我希望这两个面可以循环起来,结合起来。在保证环境的生产和维护的前提下,我们的生活,人类的生活和品质,都是在不停地往前进的。所以我觉得在这个时代当中,我们作出的任何探讨可能都是有价值的,它的价值未必是我们现在都能立马看到的,但它可能对我们未来产生一些影响。

Isabelle:刚才我们提到了,为一些客户提供另外的选择,这也相当于为他们打开了一个新的、能够催生改变的大门。如果时尚是一个产业,它就必须考虑到利润,考虑到经营模式,所以如果要快速地产生影响的话,我们需要从源头来解决可持续的问题。其实在时尚产业当中,污染最严重的是那些生产商,也就是面料和材料的生产商跟加工商,如果他们能够做出一点改变的话,他们可以产生非常巨大的影响。我们刚才也提到,现在要寻找环保的、可持续的供应商是非常困难的,因为要在这一步进行改变,成本非常高。如果要进行改变,可能2到3年之内都没有办法盈利,如果要改变他们的生产模式,成本就会大大地提高,所以如果要迫使这些生产商跟供应商进行可持续的生产的话,就必须从商业概念上说服他们,如果只跟他们说,你的产品只有一个非常小的市场的话,他们是不可能做出改变的,这也是为什么一些大的品牌,例如开云集团和H&M都在进行这方面的工作,因为他们有能力迫使这些供应商做出改变,如果这些大的品牌能够联合在一起,要求这些供应商做出改变的话,这样的可持续发展才会成为可能。其实我认为,这并不是一种市场营销,或者公关的手段。比如开云集团,也向香港的一家机构投资了600万欧元,这家机构是致力于研究用食品废料来生产新的面料,他们的最终成品其实非常的少,我们想的是怎样把它这种经营模式规模化,让它规模化,让它发展壮大——而这就需要投资,需要资金,需要进行研发,整个时尚行业都需要有这种责任感。

 

唐霜:从大家刚才的分享中,我又想到一件事情,现在好像只有中型大型的企业才有这个资金能力,去做一些可持续发展的事情,特别是在中国。我们关注的点很多是放在独立设计师、年轻设计师身上。作为一个新的品牌,他们可以做些什么事情,去加入到可持续发展这么一个实践中?各位有没有什么建议或可分享的案例?

YCO SPACE POPUP快闪环保时装店

杨帆:因为我们公司是在做一个独立设计师的平台,可能平时接触的小案子也是特别的多。我觉得对独立设计师来说,要平衡的东西特别多,除了涉及商业的各种事情,包括生产,他都要考虑。所以在起步阶段还要求你必须做环保,这样要求就太多了,当然这并不是说这就不可能。我刚才提到了一个西班牙的品牌Steve Mono,它其实是一个非常小规模的品牌,整个品牌只有他一个人,他可能还有一个助理。他可以用小规模的方式去维系这个生意,可以盈利,很大一方面,的确是因为他把产品做得很细致,他的设计品质把握得很好,他可以接到很多的单子来持续他的生意。但他并没有要扩大规模,这是我看到的一个很好的案例,就是独立设计师可以借鉴的地方。昨天半夜他发了一封邮件过来跟我探讨可持续性,他觉得可持续性是一个非常基本的事情,不应该成为一个品牌的附加值。他说在他工作的每一步里,这都是他需要思考的事。我觉得他在寻找这些能打动他的材料的时候,他在做这个事的时候,就已经在实践这个可持续性。有时候设计师也是可以找到很好的平衡点的,当然,这对设计师要求会比较高。

klee klee在上海安福路的门店,Urban Bloom的这场论坛也在这间店里举办

Isabelle:我非常同意你的观点。因为设计师总能找到一些新的、非常具有创意性的解决方法。这也是为什么可持续性跟小企业、小品牌也息息相关。你刚才谈到,不管是从品牌产品,还是到你们的塑料包装,都是蕴含了可持续概念的,这整个创新创意的过程,也给我们带来了全新的产品。这就是为什么,我觉得对大品牌来说,可持续发展反而更难,因为有时候它们就算有这个心,也没有这个力。而小品牌,一些初创公司,在进行可持续发展的时候,就有更多自由,它们可以自由发挥,有新的设计,运用新的面料,它们可以不断进行新的尝试,我也经常在说初创公司其实是变革的主要动力,因为它们可以不断找到新的解决方法。

 

klee klee和刚才您谈到的Steve Mono就是两个很好的例子。

 

吴正夏:我们特别同意刚刚两位说的,从我们的角度来说的话,你能做多少就做多少,这也是我们自己做事的原则。其实在每一个很细小的环节实践中,如果你能一直把这个概念放在脑子里的话,你就是一个可持续的设计师。最好的结果就是,未来我们这种品牌没有存在的价值,因为所有品牌都在践行环保和可持续,而不把可持续和环保当做一个卖点。其实欧洲有许多品牌已经是这样了,不需要去讲它们是用有机棉的,因为它们每个品牌都是有机可持续的。

本土可持续时尚品牌REVERB的产品

唐霜:我们很多时候还是在一个既有的时尚和社会价值观的框架下面来谈可持续时尚。如今在日本和一些欧洲国家,有人提出了一些革新性的生活方式和购买观念,那就是极简生活,少购买,然而这其实跟时尚产业的目的是相悖的。我想问问大家,你们觉得作为一个消费者,作为一个当代的都市人,他们可以做些什么东西去帮助时尚变得更加绿色?

 

杨帆:我觉得消费者的每一次消费都是一次投票,最终聚集在一起,就决定了哪些品牌可以存活下来。对于消费者来说,就好比你花几千块钱买一个手机,你可能会做一点调查,货比三家,哪家的手机性能更好,我们买衣服的时候可能就很少做这方面的调查,我们很少去调查这个品牌的背景——服装是如何生产的,你是否认同它们的品牌价值观。其实有很多环保品牌的简介会介绍给你一些背景知识,有些消费者也会有自己的判断:这到底是哗众取宠的噱头?还是品牌的诚意之作。我觉得作为终端消费者,在每次消费时,你需要知道自己在干什么,需要对自己的行为负责。

 

吴正夏:我也特别同意杨帆刚刚所说的,我觉得我们能做的其实就是分享、透明化。时尚行业是一个蛮封闭的行业,尤其是奢侈品厂家的很多工艺都是不太愿意和别人分享的,因为需要保持一个特别性。在做klee klee的过程中,我们觉得分享和透明都特别重要,因为现在这个东西还是比较小众的,如果我们这些人的力量没有聚集起来的话,就会被分散掉,很多事情就做不成。如果说我们愿意把自己的信息公开给大家,把不同的力量聚集起来之后,会有不同的改变。我觉得1+1是可以大于2的,我们能做的就是很多的分享,很多的公开,把我们的信息透明化。

杨帆正在论坛现场介绍云衣间曾经报道过的可持续时尚品牌

Isabelle:我认为您说得非常对,我们非常需要进行分享,分享我们的成功和各种各样的实验,这样我们才知道如何进行改善。环保这件事业,任重而道远,所以我们需要相互分享、相互鼓励,这样才能够促进彼此的发展,而且在这条路上也有很多的机遇。

 

唐霜:你们觉得怎样用这个概念吸引年轻人呢?很多人有这种观念的转变,其实是从生活观念的转变开始的。当人们过了不停需要新鲜东西刺激、追逐潮流的这个年龄阶段,有的人就会开始关注自身的生活,开始关注周围,开始关注他与社会的关系。也有人觉得可持续、绿色环保的产品针对的是比较年长的消费者,因为对于年轻者来说,他们要么就一直在追求最前沿的时尚,要么就在追求比较便宜的商品,因为绿色商品也不可能太便宜。那么在这点上你们有什么看法?

 

吴正夏:其实从我们销售结果来看。我们的消费者不会特别年轻。人的成长就是有时间和阶段的,这个东西(可持续时尚)年轻的时候是个种子,它慢慢会变成一棵树。在十几、二十岁的年纪,一两千的衣服对你来说也许很贵,而我们能做的就是告诉你:有这样子的存在,我们的形象,我们的商品,让你觉得我希望拥有、渴望拥有。我们不会针对一个年级比较长的人去设计一个商品。另外就是我们在做商品时可以拉开价格段,我们铺也有比较便宜的商品。我们的一些生活类的用品年轻消费者完全能消费得起,我们也已经看到很多的年轻消费者愿意消费这样的产品。他们的消费理念和我们父母那一代是特别不一样的,我们父母那一代,比如买一袋洗衣粉,他们要在这一袋洗衣粉和那一袋洗衣粉之间比较,哪一袋的性价比更高。年轻的消费者不是这样消费的:如果有200块钱可以买件衣服或者一瓶设计特别好的洗衣液,年轻的消费者也许会去买洗衣液,而不是衣服,即便衣服的性价比明显更高。年轻一代消费者会在她可能消费的范围内,去选择自己更喜欢的东西。我觉得这也是年轻一代和上一代特别不一样的地方。

 

王艳艳:在当今中国社会,我们对于环保的意识还处在觉醒阶段。如今关注环保的人可能都已经到了一定年纪,有一定的学识。其实在这样的环境影响下,有很多年轻人在孩童或者青年时代就已经接触到很多关于环保和可持续的概念了。我们店铺里一些有机产品的价格并不高,虽然与同类(非有机)产品相比价格更高,但年轻人认同这种概念。年轻人对于有机这种概念,接受力是非常强的,甚至要强于我们,或者我们的父辈。

论坛主持人和嘉宾合影

杨帆:我的感受是,年轻的一代好像接受的东西非常多,很多人会去全球旅行,想的东西也挺前沿的。我们不可以小看这些年轻人,他们有自己对社会责任、对自己与环境的关系的理解。我也看到很多有意思的例子,我觉得(时尚的可持续)是有希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