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rban Bloom论坛:
可持续时尚会是未来新奢华吗?
2018-03-23 | 撰文:um

为了满足人们的欲望,时尚行业对环境的污染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制衣行业是继石油行业后的第二大污染行业。那么,时尚和环保的矛盾是否能够被调和呢?可持续时尚会成为未来的新奢华吗?在3月16日的Urban Bloom论坛现场,几位来自时尚行业的思考者就这个话题展开了一场精彩的讨论。

 

主持人

论坛嘉宾

唐霜:其实环保时尚不是有机、回收就能涵盖的。它其实涉及从公平交易、道德关系,到原材料的种植、收割采集,以及我们的生产阶段……它涵盖了各个领域,甚至零售阶段。很多人觉得,时尚产业来谈环保是一个非常伪善的话题,因为制衣行业是继石油行业后的第二大污染行业。如果大家做过研究,就会发现,为了满足人们的欲望,这个行业对环境的污染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对于时尚品牌,对于时装行业从业者来说,这似乎就成了一个矛盾点,这是一个有原罪的行业。一方面,我们要承受这个原罪,另一方面,如今有些大集团,比如说开云集团,已经开始在用产品来回应这个问题,解决这个问题。我想听一下各位的看法,环保和时尚的矛盾是不是一定不可调和?你们是怎么看的呢?

杨帆在论坛现场介绍云衣间

杨帆:万事万物的发展都在矛盾当中,没有什么事情,是单方面的。时尚是大家衣食住行最必要的东西,而这个领域只要一点点的改变,就会放大到一个非常大的数量级。

 

王艳艳:我们觉得在尽可能的条件下,尽可能去做,尽可能去改善,我们也许不可能变得很纯粹,但我们每一点点进步,都可能带来更多的变化。

 

Isabella:你们的这些问题非常的有趣。一些大的集团跟品牌也已经开始关注时装的可持续性了,而且他们不仅认为这只是一种慈善。开云集团的总裁就曾说过,可持续时尚是一个明智的选择,因为在接下来的五年当中,肯定会有顾客希望能购买到可持续性的产品。如果我们没有做好准备的话,可能五年后就没有客户想要购买我们的产品。所以从这些决策制定者的角度来考量,在接下来的五年到十年当中,既然有这样的潮流,他们就要跟上这种潮流。所以,如今整个时尚行业也已经开始思考行业可持续性问题。主持人刚才提到,时尚行业是世界第二大污染产业,时尚产业还有很多工作要做,但既然顾客会有这样的需求,我们就必须要做出改变。我们之前也有产品使用了自然染料,有些客户对我们这种染料和产品非常的感兴趣。既然客户越来越感兴趣,他们就会迫使这些公司做出改变。

Isabella在论坛现场演讲

吴正夏:全球化后,大家听到的都是一些很统一的声音,不管是时尚行业还是其他行业也好,大家在世界工厂中循环。我们做这个事情也是另外一种思考方式,多一个不同的解决问题的角度。要有不同的声音,这才是一个比较理想的状态。

 

唐霜:我本人对可持续发展快时尚比较消极。我们知道现在很多国际上的大公司都在投入到这个概念上,包括开云集团,包括我个人不太理解的H&M,这个全世界快时尚的巨头。觉得除了思考产业内,我们用什么样的原料,用什么样的工人,其实这个产业的模式才是值得思考的——因为它的源头,是我们的贪欲和对商品无止境的渴望。而消费者的贪欲和我们对商品无止境的渴望正是这些超级大公司生存的源泉。我们的时尚行业就是被这些大公司把控的,只要这些公司存在,只要这是一个生意模式,他们就要无止境地生产商品,无止境地满足大众,这些东西不被消灭,更多的东西被生产,那环境肯定就会被污染。所以我想这是不是一个源头上的问题?

吴正夏在论坛现场介绍klee klee的品牌概念

吴正夏:所以这就是我刚才所说的,如果没有人去做这些事情的话,所有人看到的就是快时尚商业的模式,所有人都会认为只有这样才是能赚钱的。但实际上,像klee klee这样的品牌的存在,其实是可以做出一些改变的……

 

唐霜:正夏能不能给我们分享一下,你们这样的品牌的规模效益到底是怎么样的?你们已经有这个实力了,如果我们只是用一些并没有环保意识的商业模式,去养着一些环保项目,其实这样也是不健康的,我们也希望环保的项目能够有健康的商业模式。

 

吴正夏:我觉得还是要回归到时尚产业本身,比如说做衣服,你首先得把衣服做好,环保不环保,可持续不可持续另说,如果你做出来的东西不好,没有一个好的设计,没有长时间穿着的可能性,那其实就是不环保的——如果我的衣服质量不好,穿两三次就坏了,就不能穿了,那这个东西何谈环保?这就是对资源极大的消耗,因为我们要不停地买新的东西。如果你的设计只在乎当下流行的元素,而不是根据每年的设计改变自己的贩卖方式,也是很难做环保的。另外在规模这件事情上,每个企业有对自己不同的定位,越大的企业,可能它的原罪就越深,因为它需要一个规模去支撑它,从我们的角度来说,虽然我们不是一个很小的公司,我们是一个中型的公司,从我们整个的战略上来说,我们企业内部是偏向于一个社会企业的,盈利并不是我们第一大目标,对我们来说,怎样在这个话题里面深入研究,做更多事情,才是我们最大的目标。我觉得不一定需要这么消极,但确实需要做很多的工作,需要很多不同方面的市场,作为设计方品牌,包括我们的供应商,我们做这个东西的过程中也是非常的痛苦,因为我们要找到符合我们要求的供应商,不是那么容易的。供应商需要做出我们的面料,我们才能使用,整个工作其实需要很多很多的人一起努力。

扬帆:我同意正夏说的,有人在做就提供了一种可能、一种选择。我想打个比方,好比电影行业,在中国感觉尤其明显,院线总是在放一些大片,其实很多人是想要看一些有思想的独立电影、有艺术价值的东西。举个例子来说,有很多大的电影公司,就是在做商业片,它也有独立的基金来支持这些艺术电影。当这些公司有资金的时候,就会去反思,去做一些事情,这总比不做好。刚开始可能是星星之火,不过当消费者看到这些东西,有地方去消费这类的东西,也许可持续时尚以后就会慢慢成为主流,谁知道呢。我觉得我对此没有那么消极,哪怕以H&M作为一个例子,但起码它做了一些东西。另外我觉得完全责怪这类公司(也是不对的),它的东西为什么做那么大,其实也是因为市场、因为消费者有这样的需求。因为可持续时尚其实也要根据消费者自身的受教育程度、自身的独立判断、消费方式来逐步演进。

 

王艳艳: 话说回来,如果这些都源自于人的欲望,那最大的原罪是我们自己。从人的角度来说,人们在不同的年龄段有不同的喜好——在年轻的时候,你追逐更时髦的感觉,追逐每天有不一样的感受,有新的体验;当你到了一定年龄的时候,你开始关注你的周围,关注你的生活,关注你的环境,你也希望你的穿着是不是可以比以前更进一步,这也是我们存在的可能性和价值。人们到了不一样的年龄阶段,会产生不一样的需求,我们认为我们在选择这些有机的产品时,它其实是推广这种有机的农业方式,它其实对环境是有益的,哪怕H&M使用有机棉,它也会在无形当中推动有机种植业继续往前发展,其实对整个环境是有益的。再回到可持续发展这个话题,一个方面是讲究可持续,一个方面是发展。我们不可能因为可持续而不发展,我希望这两个面可以循环起来,结合起来。在保证环境的生产和维护的前提下,我们的生活,人类的生活和品质,都是在不停地往前进的。所以我觉得在这个时代当中,我们作出的任何探讨可能都是有价值的,它的价值未必是我们现在都能立马看到的,但它可能对我们未来产生一些影响。

Isabelle:刚才我们提到了,为一些客户提供另外的选择,这也相当于为他们打开了一个新的、能够催生改变的大门。如果时尚是一个产业,它就必须考虑到利润,考虑到经营模式,所以如果要快速地产生影响的话,我们需要从源头来解决可持续的问题。其实在时尚产业当中,污染最严重的是那些生产商,也就是面料和材料的生产商跟加工商,如果他们能够做出一点改变的话,他们可以产生非常巨大的影响。我们刚才也提到,现在要寻找环保的、可持续的供应商是非常困难的,因为要在这一步进行改变,成本非常高。如果要进行改变,可能2到3年之内都没有办法盈利,如果要改变他们的生产模式,成本就会大大地提高,所以如果要迫使这些生产商跟供应商进行可持续的生产的话,就必须从商业概念上说服他们,如果只跟他们说,你的产品只有一个非常小的市场的话,他们是不可能做出改变的,这也是为什么一些大的品牌,例如开云集团和H&M都在进行这方面的工作,因为他们有能力迫使这些供应商做出改变,如果这些大